在法国,国家研究院院士是崇高的地位。不少朋友都劝哲学家马伯利竞争院士。马伯利说:"我不干这种事,我当上了,有人就会说:他怎么当上了。我如果不当,很多人会说:他怎么没当上?还是后一种议论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