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士和一位足球教练结婚快40年了, 

她深知球赛对丈夫来说总是头等重要的事。 

有一天她特别沮丧,脱口而说: 

“弗郎克,你呀,宁可误了我的葬礼,也要去看球赛! ” 

丈夫非常心平气和,答道: 

“罗伯塔,到底是什么使你想到, 

我会把你的葬礼安排在有球赛的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