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嫖客錢盡﹐鴇兒置酒餞之。忽雨下﹐嫖客嘆曰﹕“雨落天留客﹐天留人不留。”

鴇念其撒錢﹐勉留一宿。次日下雪復留。至第三日風起﹐嫖客復冀其留﹐仍前唱嘆。

鴇兒曰﹕“今番官人沒錢﹐風留流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