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你是否承认犯罪?” 

“是的,法官先生,我妻子说只要我进一次监狱,她就同意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