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总天天很忙,尤其一到晚上那是十天有八天在外应酬,家里的爱人几乎天天等他到半夜。

A总刚上任时还没怎么忙,那时他爱人每到快下班时就给他打电话;“亲爱的,今天晚上正常回家吃饭不?”

那时A总应酬还没那么多,有时说;“正常回家吃饭。”爱人就做好饭等他回来一起吃。有时有应酬了,爱人来电话问;“今天正常回来吃饭不。”A总就说;“今天有应酬,不正常回家吃饭了! ”后来时间长了,他爱人问的语言也简略了,慢慢改为;“今天正常不?”又过了一段时间,A总应酬更多了,他爱人问的语言更简单了;“正常不?”那边A总就明白了,就回答;“不正常。”一来二去,他爱人就叫他;“不正常.......。不正常,正常不?”

有一天,A总中午有应酬,几个人喝的昏天黑地。A总也不知怎么就把手机拿出来放在桌上,光顾喝了,就忘了,和朋友喝完就云山雾造的走了,这时他的手机在桌上响了,服务员发现,拿起手机一接通,就听里面喊;“不正常,正常不?”

服务员一听来气了,就说;“什么不正常,神经病呀! ”

A总爱人一听不是A总,就说;“这是你手机吗?你把手机给不正常。”

服务员一想对呀,这手机是刚走客人的,就追了出去,喊;“谁叫不正常。”

A总一听忙说;“我,我叫不正常....。”

他的朋友不明白怎么回事呀,以为A总喝多了,就对服务员说;“不是他,他正常,就是喝多了。”

A总急了;“谁说我正常,谁说我正常,我跟谁急。正常什么,不还得洗桑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