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秀才在新婚之夜考试不及格,新娘一直不准他上床睡觉。秀才一想,还是出去求学吧,便收拾行李,带上盘缠出去求学。 

一年过后,秀才学成归来。走到村外,碰到老羊倌在放羊。老羊倌一看,秀才回来了便说:"秀才,你这一年学了本事了,我考个字你认吧,你如果认的,我把这群羊输给你;你如果不认的,就把行李和盘缠输给我。行吧?"秀才想,你个放羊的能有多大能耐?就同意了。只见老羊倌两腿分开,两臂平伸,问:"这是什么字?"秀才脱口而出:"大小的大。"老羊倌哈哈一笑:"年轻人,这是个`太`字,你忘了我还有一套鸡巴,那是个`点`啊!"秀才便把行李和盘缠输光了,垂头丧气的回了家。 

秀才外出一年,一回家家人自是喜欢,娘子内心更是兴奋。找个机会问秀才为什么不高兴?秀才便把输掉盘缠的事说了。娘子一听,连说小事一桩,我去给你赢回来。娘子来到村外找到老羊倌说:"我考你个字,如果你认得,我把我自己输给你;如果你不认得,就把盘缠和羊群输给我。行不?"老羊倌一想,小娘们有多大本事?就答应了。只见娘子两腿分开,双臂平伸,两手下弯,问到:"这是什么字?"老羊倌仔细一想,两手下弯,这是个宝盖头了;秀才吃了我鸡巴的亏,我不能吃她两个奶子的亏,便说:"这是个灾害的灾字。"娘子笑到:"老人家,这是容易的容字。你光想着我上边那两个点,忘了我下边的这个`口`了!"老羊倌只好认输。 

秀才很是佩服娘子,但一想结婚一年多还未一起睡过,便想和娘子开个玩笑。晚上睡觉前,秀才用麻绳拴住龟头,把鸡巴往后一拉藏了起来,上床后故意地不和娘子亲近。娘子心中觉得一年多没让秀才近身,便有些歉意,就用手去摸秀才的鸡巴,一把没摸着,便着急的问秀才:"你的鸡巴哪里去了?"秀才说:"我这会考上真秀才了,知府大老爷规定,当了秀才就得把鸡巴割掉,我只好让他割掉了。"娘子一听,放声大哭:"我的命真苦啊!你当这个秀才干啥呀,秀才赶不上个鸡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