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头碰头,乱成一锅粥,趁机现身手,不偷白不偷。

妇幼紧捂口,青壮窗外瞅,适逢小胆族,偷了也白偷。

万一马失蹄,甩下钱包溜,换车施故伎,白偷谁不偷。

纵然被逮住,顶大蹲几宿,当面痛悔过,出来加倍偷!

“拉皮条者” 如是说———

有女何必吃皇粮,酒吧坐台更风光,为钱难顾耻与辱,如今笑贫不笑娼!

有女何用上学堂,傍个大款把福享,感情有无瞎扯淡,如今有奶便是娘!

有女何苦跑断肠,跟我跑腿尤便当,赚钱哪能不冒险,如今犯法太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