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年幼而许嫁一大汉者,姻期将近。母虑其初婚之夜不

能承受,“莫若先将鸡子稍用油润,与你先期开破,省得临时

吃苦。”女含之。不意油滑突入牧中,不能得出,遂夹蛋过门。

夫据腹良久,牝口阻塞难进,乃大叫曰:“媒人误我,娶一石

女矣!母不信,向媳曰:“姑媳无碍,把我看看何如?”及看

毕,乃骂其子曰:“畜生,亏你在做半世人,一只白果眼也不

认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