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客与妓密甚,临别谓妓曰:“恩爱情深,愿得一表记,

睹物如见卿面矣。”妓赠以香囊、汗巾,俱不要。问曰:“所爱

何物?”答曰:“欲得卿阴上之肉一块耳。”妓曰:“可。然须

问过母亲来。”鸨儿曰:“放屁!一个孤老割一块,千百个孤老

割了千百块,养成一张麻屄,那个还来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