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渐深的时分,我在上海的轻轨站等轻轨……老虎远在复旦,而我在中山公园。我还不知丫的手机,没法骚扰他。手里是一本1975版的《水浒传》。不知被多少人传阅过已经被翻烂。然后我翻开一段,看到李逵正跪在宋江面前说:我的亲哥!你莫非是那及时雨宋公明?

宋江是个奇特的人……我的意思是,他不好女色。江湖上不好女色的人很多,但是,他的奇特在于,连面对自己的妾,都是那么正经。江湖中人,对他人的女人守之以礼,是一派正经,对妻子守之以礼,是一种尊重。妾是什么?就是用来满足自己某些嘿咻欲望的(天王正在角落里发出此类声音……)。而宋江却对阎婆惜姑娘一脸正经,把那水也似后生生生抛闪,落了个张文远从后而入,最后空落个枕旁切下美丽头颅。而宋江自此便再未近过女色,独自远走江湖。

宋江后来见过李师师。师师佳人,天下无双。然而宋江目不斜视……看到这里,被暮色中上海灯红酒绿腐蚀的我的意识,开始冒出一些别的念头……比如……

李逵与宋江的见面,似乎是一道分水岭……从那个时候起,宋江就不再孤独。李逵成为了他最终的守护者……而李逵,似也不近女色。我清楚的记得,他们最初的相遇,是戴宗为媒——呸,说错了,是戴宗牵线。而李逵在后来的岁月中一直在牢里守护着宋江。

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李逵要在战斗时赤膊上阵。这种极富挑逗性的暴露肌肉的性感造型,极易受伤……也许仅仅为了显示自己的性感?或者表达自己对战斗的无畏?也许……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宋江对李逵始终另眼相看,李逵不断粗鲁的揭露着宋江的投降大计……李逵不断冒犯着宋江,然而宋江每次疾言厉色的要收拾他,最后他们却还是最交好的两个人……我在想,江州的牢城里,他们相遇的时候,究竟结下了如何的友谊,才能保证如此的久远?

宋江在临死之前,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李逵?这个孤寂一生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另一个男人与他一起踏上黄泉路?在怀想着义气与忠孝的同时,是否携带着一点点的占有欲?……也许这只是一出双簧。李逵的冒犯也许只是欲盖弥彰。宋江的疾言厉色也许只是作秀……当李逵最终吃下毒酒之后,他的温柔令我相信,也许他的暴戾,对于宋江是一个例外……

在那样一个宏大的时代中,在那样一座大山上,当一个男人对女人彻底失望时,也许会寻找另一条路……阿喀琉斯在特洛伊的十年中爱上了他的妻弟帕特罗克洛斯……奥德修斯也爱上了第奥墨得斯……每个人都习惯了孤独之后,也许会寻找另一条感情的出路。也许……比如老虎和飞猪……那么,那个文秀的宋江,那个性感的李逵,他们?……

正在想时,轻轨进站了。我看着门打开,然后走入孤独的人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