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不累,曾经犯下的罪,生存的机会,已经无路可退,酒后不能醉,背后的衣柜,或许就会,被他们包围,固定的忏悔,不固定的酒杯,那些人的品味,矛盾的尖锐,在这一刻钟,不知换了多少个座位,记忆中的面目,一个个来来回回。

今天的任务或许不可能,但为了报酬另一半,我必须做成功,对面大楼最高点,早以算好了我的射程,组装好武器接下来只有等,两辆黑色奔驰渐渐进入了视野,瞄准镜吹着风,只上了一颗子弹的枪管慢慢在变冷,目标人物被人挡在身后的惶恐,没关系,只是一声枪声。逃离的路线早在我设计之中,接口慌乱的人群夹杂者警笛的明亮叫声,我没有笑容,又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儿时的梦,街角的垃圾桶,我脏西西的面孔,父母把我丢弃在这个堕落城市的放纵,可能他们嫌我是野种,心情的沉重,胸口的伤痛,天边的彩虹,年少的盲从,都化做我自己记忆中的黑洞。师傅的出现,独有的笑脸,从此有了依靠的温泉,浑身的疲倦,依偎在他身边,我是个小不点。

从此开始练,所有的枪械,刺客才是我的本质让我去改变,度过一年一年,事件一件一件,逐渐让我千锤百炼,同行中我最显眼,虽然我们挣的玩命钱,师傅说不要永远冷面,我们只是黑帮互相利用的优惠卷,突然有一天,师傅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孩,那个瞬间,我似乎找到了思念。师傅说她叫LUSEAR,她是师傅的女儿LUSEAR,师傅说以后好好让我照顾她,这里是我最温暖的家,晚上总能吃到LUSEAR做的鸡喂虾,她总是带着笑容说我傻,我想感情会擦出火花。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突然楼下来了好多黑西装的车辆,搞不清楚出了什么样的状况,本能的反映快些逃出这个临时住房,时间来不及想,东西来不及藏,三个人一同逃往后楼梯的方向,也许是仇家察觉到我们住的地方,师傅的手中枪,LUSEAR紧张的摸样,一起游击在这栋楼里摇晃,后面有追兵,前面有枪响,三个人扭打在这里好象真的是战场,翻越拦墙,走在附近的街道上,来往的人不多看看样子都很惊慌,警察受的伤,我们逃出马路的中央,后面那些家伙还是不饶不放,突然感到上面有异常,一颗无声的子弹穿透了师傅的胸膛,是狙击手还有另外的同行,鲜血染红他的上衣和我的疯狂,抱者师傅的身躯拦下汽车,暂时逃出这个危险的地方。师傅的伤,满怀慈祥的目光,说的语言,一个老杀手最后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