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待老师一贯的方式

是不理不睬诅咒他去世 

“二一”这个小小的名词

我从来不把它当一回事 

每次看老师上课的样子

总觉得好笑而且很白痴 

老师每次都骂我太过放肆

未来的日子一定会让我痛苦到死 

怎么有人那么不可一世

总是卖弄他的那些专业知识 

怎么有人那么寡廉鲜耻

还狠心的对我说要当我一辈子

啦啦啦啦啦~~~~啦

谁希罕让他当我一辈子 

(编:“二一”大学生被当掉的专有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