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有个太太,为我做饭烧菜。 

现实却很无奈,让我仍需等待。 

也因寂寞难耐,谈过几次恋爱。 

谁知屡战屡败,轻轻松松被踹。 

其实我也奇怪,为啥总被淘汰。 

历尽打击伤害,总算知道大概。 

嫌我不讲穿戴,嫌我长得不帅。 

嫌我个头太矮,嫌我没有气派。 

熊猫长得不帅,却受世人关爱。 

丑是自然灾害,矮是因为缺钙。 

做人只求正派,讲啥穿戴气派! 

我们这个年代,注定缺少真爱。 

女人不是太坏,就是心胸狭隘。 

或许除此之外,还有部分可爱。 

只怕时至现在,早已有了后代。 

面对这种事态,不要气急败坏。 

我们除了忍耐,至少还能等待。 

只要相信真爱,她就一定存在。 

要么咱就不爱,爱就爱个痛快。 

没有爱的灌溉,生活百无聊赖。 

只有好的心态,才能保持愉快。 

爱情也有好赖,绝对不可草率。 

我是愿意等待,哪怕青春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