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冰块 

DISCO舞厅里不断的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幻彩灯时刻变

换着七彩光芒,一切喧嚣而又华丽。

舞厅后面的暗巷里,六,七个大汉正在猛殴一个男子。

“死去吧”一条上身花衬衣,下面穿着白色长裤的胖子正狠踢

着已经团做一团的男子。

胖子打得性起,操起地上的酒瓶子就要往那人的头上砸去。

嗷,的一声惨叫,接着又是“哐啷”一声。原来惨叫的不是

别人,正是那胖子。

只见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胖子的手腕,它握的是那么的紧,

以至于胖子那多肉的手腕深深的凹陷下去了。

“滚,别在这里生事! ”一位少年静静而又冷酷的命令道。

他身材不高,顶多170公分。相貌平平,肤色黝黑。往黑暗

里一站,几乎看不到人。惟独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透出冰冷的光芒。

忽然间,一把扁钻从肋下无声无息的刺到!

好一个少年,全身不动,左腿像长了眼睛似的朝后飞去,砰,

那暗中偷袭的大汉被踢得整个人飞了起来。

“一起上”随着一声低喝,几条大汉不顾一切的出手。

黑暗中,只见雪白的刀影,飞舞的铁链闪烁着暗青的光芒。

砰,砰,砰,砰,不多不少,正好四声闷响,四条猛扑上去

的汉子几乎以同样的速度朝后飞去。

“稀里哗啦”一连串的重物坠地声。前面的汉子脸部中腿,鼻

血和着牙血满脸都是,一摔在地上就昏了过去。

后面的大汉下阴中腿,整个人向后半空腾起,面朝下重重的

扑倒在地上,两手捂着下身,不停的呻吟着。

左面的那位似乎被踢中胃部,正倒在地上不停的干呕。剩下

那右面的大汉比起其他的同伙来要稍微好一些,因为他刚才出手最

晚,所以只是肩部中腿,问题不大,正靠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

少年依旧紧紧的握着胖子的手腕,好象刚才的事全然和他无

关。

胖子疼得满头的冷汗,看了看四周,一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

五条大汉一瞬间全倒下了。

而且出手的就是眼前这个还握着自己手腕的消瘦少年。胖子

甚至连他是怎么出腿的都没看清楚。

“我是这里的看场,我叫冰块,你最好记牢! ”比冰还冰冷的

声音刺进了胖子的耳膜。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胖子一个劲的点头。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少年放开了胖子的手腕。

是,是。胖子捂着自己的手,连同那刚站起来的同伙,又拖

又拉的背起躺下的那几位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暗巷子。

原先被狠揍的那位仁兄此时早已清醒,正哆哆嗦嗦的站在墙

边,不敢吭声。

“你也给我滚!以后不要再来了”少年喝道。

那位仁兄开始一愣,后来才明白了,连忙从少年的身边溜走

了。

少年摸出上衣口袋里的白手巾擦了擦手,又慢慢的放回了口

袋。转身走进了喧闹的舞厅。

吵闹的音乐声扑面而来,少年皱了皱眉。

“哟,小帅哥,刚才哪里去了”一位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郎向少

年靠了过来。

少年一言不发,转身朝着另一方向走去。

“哇,他可真酷啊,他是谁呀,雪梨?”女郎盯着少年的背影,

问身边另一位时髦少女。

“你连他都不知道啊,他就是这里的头号看场呢”

“什么叫看场?”

“打手呗”

“哇,真看不出来,他看上去好瘦弱呢”

“可他很劲的哦,不信你可以去试试呀”

“去你的,你这小骚妇! ”

两少女笑成一团。

工作人员休息室,一盏小吊灯发出幽幽的白光,少年在灯光

下陷入沉思。

他叫冷如冰,今年16岁。但已经在这舞厅做了10个月的看常

这里的工作时间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时间不长,他的工资

却很高。因为他是最称职的。

他也是“七大寇联盟”的一员。只不过不像还有六个朋友整

天衣食无忧,嘻嘻哈哈的。他的父亲早亡,只剩一个重病的母亲。

所以除了上学外,他还找了这份工作来养家。

所幸的是他有六个最要好的朋友,和他们在一起,他才不会

这么的沉默。想起了这几个朋友,一丝微笑浮上了他的脸庞。

“嘟”CALL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他一看,原来是好兄弟

“丛林饿虎”正找他。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唉,这帮活宝,又在哪里疯玩了”他换下了工作服,套上了

夹克,走出依旧喧闹的舞厅,消失于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