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如果有一种东西,是人类谈的最多,却了解最少,又对日常生活影响最大的,那大概就是「爱」的。

不论是动人的爱残酷的爱、或是血淋的爱,在人类的历史中,总是不断出现。有情人成不了眷属,会不满意、会痛苦;成了眷属,还是不满意、还是会痛苦。那麽,没有情人呢?依然依人烦恼、痛苦。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爱情像个顽皮的精灵,在人世间撤野,带来乐趣,更带来做不完的课题。

当爱情无法持续时,情人之间就会面临分手的问题。双方共识的分手,固然也有痛苦;但总不如单方提出分手,所可能带来的杀伤力强大。即使双方是在被动的状况下分手,例如:父母反对、死亡等等,分手仍然是难做的功课,别说圆满,想及格都难。

「有梦就去追」的迷思

现代的人,即使是女性,都受到成就取向的影响,对自己有许多期许或梦想。「有梦就去追」,是我们的社会中常用来鼓励、激发〖能和行动力的口号。这样的口号,如果没有伴随情感和情绪教育,就难达到内心平衡发展,而容易变成偏颇、不健全的人。这样的人,会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或是为了达成目标而可能不择手段。

一个过於标榜物质或外在成就的社会,固然是对於人类的文明和生活的进步,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忽略了人类其他层面的需求和对生命的关照,是很难产生使人觉得安稳详和的归属感。更甚者,如果将追求卓越和成就的梦想,也带入亲密关系〖,以为这是生命中唯一的游戏规则,就很容造成痛苦和悲剧。

要进入爱情的国度〖,就得学习新的「规则」,虽然爱情的真面目,仍是扑朔迷离;不过,对於爱情可能产生的负向驱策力,却不应掉以轻心。其实两人相爱并不容易,而要长期相处更难,至於分手,则就更难。

为何分手会造成失败感?

亲密关系是一种私密且信任的关系。身在其中的双方,多多少少都会向对方流露或透露出不为其他人所知的感觉、观念和行为。不论是由於爱情的浪漫力量或是对爱人的信任,我们都会有相当程度的开放,会撒除某些防卫措失,打开内心世界的某些门窗,来接纳爱人。然而,我们在享受有了心灵伴侣,减少了孤独寂莫之苦的同时,依然留存着隐隐的不安。

这些不安是来自何方呢?

它是人类古老的、原始的不安-担心生命会受到威胁,而难以持续。这些不安,有时难以觉察,却隐隐在内心深层发出讯息。一旦外在环境,有了改变,被认为不再可信时,不安全感立刻由内心深处窜起,此时,不但要自我防卫,并且预备对外来侵犯展开还击。

在亲密关系中,这种不安的讯息,有时看似消失,其实它是一直存在的。我们对於亲密的人,虽有较多开放,也有较多的期望。期望一多,也往往忽略去检查是否合乎实际;失望和冲突,自然会增多。这种状况,不但造成疏离,更加强原本的不安。因为爱人己经「知道的太多」,换句话说,爱人手上掌握了许多我们的弱点,可用以攻击我们。情场此时逐渐转变成了「战彻,爱人变成了「敌人」。当爱情引起内心的攻防战时,自然就会开始计较输赢。

即使爱人对我们没有「文攻武吓」,而只是关闭了他原本对我们开放的私密世界,将我们排拒在他的世界之外,都会勾起受骗、被背叛的感觉。因为爱人曾「骗」开了我们心内的门,「骗」走了我们的弱点和信任,却又认为我们不够好,这些都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而使我们不但觉得被「敌人」拿走了太多,更怀疑起自己的价值。自信心和价值感的降低,挫败感自然升起,而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

「行为等同价值」的迷思

在自我价值的判断上,我们很容易以外在的成就和行为,做为判断标准。那是因为我们十分狭隘的将「成就」和「行为」视同「价值」所致。例如:一个小偷并非毫无价值的人,他的行为是错误,或者可以说是无价值的;但是「行为」并不等同他这个「人」。我们可以否定他的行为,而不能否定他做为人的价值。否则,我们何必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可见我们即使在情场上,做了错误的判断,犯了许多错误,因而造成分手,我们仍是有价值的人。只要我们经过检讨、学习和改正,我们会因而更好、更成熟,反而更可增加自我价值感,。这难道是失败吗?

失恋分手,就像走在人的路上未留神而摔了跤,可以擦了药,爬起来再走,还是能继续朝向自己的目标迈进。如果只坐在地上器,那才是失败。所以,分手也可以算是失败;就全看你自己要如何选择、如何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