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充满着大量的谐音(或近音)字词,它有着双关语义,富有幽默色彩,在生活中,有时闹出很多笑话。

某任潮州知府,是个外省人,说着“官话”;其管家则是本地人,跟着他讲着不准确的“潮州官话”。知府是个大贪官,终日提心吊胆,怕上司来究罪。一日外出,管家急急跑来对他说:“上面文凭倒下,你死我也死,太太拿去杀了! ”

知府极其慌张地跑回府宅一看,原来是门框上的门匾(谐音“文凭”,即官府文件)倒下来,砸死一只猫(潮州人称猫为“猫弥”,谐音“你”)和一只鹅(谐音“我”),鹅被太太拿去杀血拔毛熬来吃了。知府闹了一场虚惊。

在人名上的笑话

潮汕某工厂一位姓管名叫江仁的行政干部,一次接电话几番向对方自报“我是管江人”,对方大发火:“谁不知道工厂的干部是管工人的?你太傲慢了!为什么不说你的具体姓名?”只因江与“工”、仁与“人”谐音,使他讨了一场没趣。

耳朵在此(有趣)

新上任的知县是山东人,因为要挂帐子,他对师爷说:“你给我 去买两根竹竿来。” 师爷把山东腔的“竹竿”听成了“猪肝”,连忙答应着,急急地跑到肉店去,对店主说:“新来的县太爷要买两个猪肝,你是明白人,心里该有数吧! ” 店主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懂了,马上割了两个猪肝,另外奉送了一副猪耳朵。离开肉铺后,师爷心想:“老爷叫我买的是猪肝,这猪耳朵当然是我的了……”于是便将猎耳包好,塞进口袋里。回到县衙,向知县禀道:“回禀太爷,猪肝买来了! ” 知县见师爷买回的是猪肝,生气道:“你的耳朵哪里去了! ” 师爷一听,吓得面如土色,慌忙答道:“耳……耳朵……在此……在我……我的口袋里! ”

见鸡而作

从前有一个地主,很爱吃鸡,佃户租种他家的田,光交租不行,还得先送一只鸡给他。有一个叫张三的佃户,年终去给地主交租,并佃第二年的田。去时,他把一只鸡装在袋子里,交完租,便向地主说起第二年佃田的事,地主见他两手空空,便两眼朝天地说:“此田不予张三种。” 张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立刻从袋子里把鸡拿了出来。地主见了鸡,马上改口说:“不予张三却予谁?” 张三说:“你的话变得好快呵! ” 地主答道:“方才那句话是‘无稽(鸡)之谈’,此刻这句话是‘见机(鸡)而作’。”

关于有“机”可乘

有一个商品推销员去广州出差,到北京后,由于想乘飞机前往,因怕经理不同意报销,便给经理发了一封电报:“有机可乘,乘否?”经理接到电报,以为是成交之“机”已到,便立即回电:“可乘就乘。” 这个推销员出差回来报销旅差费时,经理以不够级别,乘坐飞机不予报销的规定条款,不同意报销飞机票费。推销员拿出经理回电,经理口瞪口呆。

地名有关

元旦晚上,小弟带两位侨生到家晚餐,一个性情开朗,一个较 为拘谨。席间,那位开朗的同学笑指拘谨的同学给我们介绍说:“他是 缅甸来的,所以比较腼腆。”随后他举起酒杯向大家敬酒,仰首一饮 而尽,接着说:“我是仰光来的。”

校长发火[这则更有趣]

校长在学期结束时的校务会议上,对人事行政效率之低,大发雷霆。他说:“负责董事业务的不懂事;负责人事管理的不省人事;身为干事的又不干事! ”

中学课堂上,社会主义经济理论课(以下简称社经)的老师正在怒气冲冲的宣读考试成绩:这次社经大家考得很不好,很明显你们没有把精力用在社经上,其实社经是很简单的课程,你们努努力就会出成绩嘛。下面宣读成绩:杨伟,社经不及格。对越自卫反击战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有一天越南方面派出女兵来攻击我军阵地,侦察兵气喘吁吁跑上来:“报告连长,越南女兵逼上来了! ”再看连长,镇定自若,手一挥,下达命令:“好,同志们,出击吧”,经过一场激烈的拼杀,侦查员又来报:“报告连长,越南女兵大部分被歼,剩下小部分受惊后逃走。

哈哈,这个经典吧,有点色哦,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