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农民,头一次进城看玻去的早,挂了一号。

护士喊:“幺号!幺号!幺号! ”

农民不知道是叫他,就没答应,护士见没人答应,就叫二号进去了。这农民等了老半

天见还都没有叫他,就急了,去找护士。

护士说:“你是几号呀?”

农民说:“我一号呀! ”

“那刚才叫你,你怎么不答应呀?”

“你什么时候叫我了?”

“幺号就是一号。”

幺就是一,一就是幺,农民明白了。就进去看玻

医生问:“你哪儿不舒服?”

农民答:“一疼。”

医生不明白:“一疼?”

农民说:“就是腰疼。”

医生怒:“腰疼就腰疼,怎么是一疼?”

农民说:“你们的护士说一就是幺(腰),(腰)幺就是一。”

医生抿嘴一笑,给他开了一个条,说:“去,验大便,验小便。”

过了十来分钟,农民嘴角挂着屎回来了。“大夫,小便勉强咽下去了,大便实在是咽

不下去! ”

医生哭笑不得,给农民讲解一下,是“验”不是“咽”!

农民明白了,拿着尿瓶出去了。刚才把尿给咽完了,这回好不容易才挤出了小半瓶。

刚出厕所门,不小心正好撞在一个孕妇身上,尿都洒了。农民着急了,说:

“这咋办?”

孕妇说:“别慌,我这有! ”就去厕所自己尿了一瓶给了农民,农民拿着去化验,完

了拿着化验单去找医生。医生也是个马大哈,看了看化验单对农民说:

“没事,你怀孕了。”

农民听完,拿着化验单就回家了。到家后,对着老婆啪啪扇了两巴掌,怒道:

“我说我在上面吧,你非要在上面,看,把我弄怀孕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