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历史并不枯燥,历史的搞笑往往让人从肉里想笑。因为它带给人的不止是搞笑,还有无边的联想和感慨。

所以绷着个脸子去读历史是不对的,读历史也好,读哲学也好,读政治也好,都要有平常心。

然后看着看着,就该笑了。

看看什么叫倒霉吧,在一艘油船石油泄漏后,举行了一个特别的仪式,有两只花16万美元拯救回来的海豹在旁观者的欢呼与掌声中被放回大自然。想想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在1分钟后,人们就亲眼目睹它们双双被一头杀人鲸吞入肚中。哈哈,真是欲哭无泪了。

1992年,美国的柏金斯决心打破坐旗杆的世界纪录。由于染上感冒,他在还差8小时就打破400天纪录时下来;随后发现他的赞助人已经破产,女朋友早拂袖而去,而且他的电话和电都被停了。看来,400天真是一段太长的时间了,嘿嘿。

波恩的两名动物权利保护者正在抗议那种把猪送到屠宰场的残忍行径时,两千头猪突然从破篱笆中受惊跑出,撞到并踩死了这两名倒霉的保护者。天啊,有没有天理啊!

其实这还不是最倒霉的事。一名KB主义分子在寄邮件BoB!!!时没付足邮资。邮件被退回。而他忘了那是BoB!!!,于是在拆信时被炸成了碎片。

欧洲某海湾,德海军的布雷艇每周一、三、五来布雷,英海军扫雷艇每周二、四、六来扫雷。有一天英国人厌烦了没去扫雷,想看看明天会发生什么事。结果第二天德军布雷艇撞中自己上次布下的水雷沉没。英国人把德国人救了上来,德军艇长破口大骂:“你们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这在我们海军里是绝不允许的! ”

德海军某U艇盯上了一艘单独航行的盟军ammo运输船,用鱼雷击中了她,运输船发生大爆炸,船上的轻重物资满天飞。德军U艇洋洋得意地浮出水面观看战果,这时一辆被炸上天的M4坦克从天而降,正好砸在潜艇上,使它成为二战中唯一一艘被坦克击沉的潜艇。

在二战前期,通常来讲,战斗机所装的弹药中每5发有一发是曳光弹以方便瞄准目标。听起来很有道理啊!这显然是个错误,因为曳光弹在长距离上有不同普通子弹的弹道特性,也就是说,如果你的曳光弹击中目标,说明你80%的子弹都打空了。好惨啊!别忙,更糟糕的是,曳光弹让你的目标知道他被哪个方向攻击。他转过头来就可以打你了。最糟糕的是,一般曳光弹都装在弹仓尾部,当打出它时,无异于告诉你的敌人你此时没子弹了,天啊,你肯定不想那么做的。后来,有的部队放弃了使用曳光弹。他们惊奇地发现,他们命中率上升了1倍,而损失率降低了50%。唉,早干什么去了!

26岁的维瓦斯因持枪抢劫被暂时关押在阿根廷罗萨利奥城的一个看守所。一天晚上,看守所pol.ice集体外出破案,只留下3个pol.ice看管29名犯人。

在这种情况下,犯人们如果还不动越狱之心的话,就真不叫罪犯了。于是,他们开始有组织、有秩序地从天窗逃跑。等到第六个犯人准备从天窗跳出时,却因为身体太胖而被卡住,动弹不得,排在他后面的23人只能望窗兴叹。

这第六个犯人叫作维瓦斯。他有100多公斤重的身体,可以想象,这样一个身体实在不可能从天窗塞出去。当他后退时他又发现,对这个身体来说,要退回来却也一样困难。

这时,看守所里的pol.ice发现了正“进退两难”的维瓦斯,从而制止了一起集体越狱事件的发生。但故事还没有完,为了把卡在天窗里的维瓦斯救出来,pol.ice不得不用电锯把天窗旁的钢筋锯断,还敲碎了钢筋混凝土结构。

可以预见,还得在“狱友”们的责难声中度过漫长刑期的维瓦斯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必须减肥的一个旁证,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