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的四位太太的身分,分别是报社社长夫人、牛奶公司董事长夫人、电力公司总经理 夫人以及大法官夫人。

一面搓牌一面闲聊,聊著聊著就扯到闺房性 趣,报社社长夫人起 先发难感慨地说∶唉!我们家老爷子这方面,就像他们报社送报的报幢一样,往信箱一塞就走了。

牛奶公司的董事长夫人碰了张牌接下去说,这一点也不稀奇,我们家那囗子就像早晨送牛奶的,只搁在门口,根本不进去。

轮到电力公司的总经理夫人发表时,只见她一面摇头一面无奈地说∶唉!其实你们都还算不错的啦!我那位老公嘛,就像他们公司查电表,每个月才来一次。

最後大家想听听大法官夫人的意见,她用很潇洒的口吻说 道∶我们当家的可是天天有开庭,但可惜从来不起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