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哪,大夫!您向我提出的账单简直不可思议。”被治好的病人大声说。

“我亲爱的朋友,”医生回答,“要是您知道,您这是一个稀有的病例,而且我想在您死后对它进行解剖研究,出三倍的钱,您也不会反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