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维克多,听老师说你是班上最坏的学生,你不觉得害臊吗?”

维克多:“不。昨天最坏的一个学生转到另一所学校去了,这能怨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