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国兴盛之时,一尚书,一侍郎,一御史恰凑一处,文人天性,说笑文字,任意挥洒,正得意时,见一狗徐徐走来,幽默从此开始:

尚书说:是狼(侍郎)是狗?

尚书即是以此句骂了侍郎,说侍郎是狗.

侍郎也是百里挑一的文字好手,岂甘下风,略一沉吟,道:大人数十年的书是白读了,竟不识得狗与狼!狗与狼有不同者二:其一观其尾,下垂是狼,上竖(尚书)是狗.

好一个才思敏捷的侍郎,生生又骂了回去,说尚书是狗.把尚书弄了个大红脸.偏偏这御史不晓事,不知道下一句正为等他,

御史劈头就问:那这其二做何解释啊?

侍郎抬头一笑,缓缓道:狗与狼不同之其二则是,狼只吃肉,而狗则遇肉吃肉,遇屎(御史)吃屎.哈哈哈哈,如此面已!

哈哈哈哈,如此而已.真下风流潇洒,收放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