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嫦娥:

再过几天就是你二十五岁的生日,每年的这个时候俺都会惦记着你的生日,今年俺特想给你写封信。还记得第一次约你吃饭的时候,你就问过俺,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俺当时过于紧张,立马就嗑巴了。今天,俺想把这个答案完整的告诉你。

嫦娥,你知道吗?其实在很久以前俺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那时候俺还是天庭上一个小小的弼马温,享受公务员的待遇,偶尔也搞点灰色收入。偶然的一次,俺骑着赤兔马溜达到了你的广寒宫前,你不经意间的只一个回眸,就让俺的心卟嗵卟嗵的狂跳不止。那天俺深情地望了你许久,以致双眼从此落下了病根,成了火眼金睛。(至于后来那个牛鼻子太上老道,为了把他那狗皮膏药吹成良心药,非说俺这副眼睛是从他的炉子里炼出来的,纯属恶意炒作。)自从那次与你的邂逅之后,俺再也无心牧马,连蟠桃园都懒得去光顾,终日失魂落魄,借酒浇愁。玉帝也因此很少再被王母揪着耳朵发飙,自然对俺是感激涕零,特慷慨的赠了俺一瓶XO,据说是和西域的耶稣拿二锅头换回来的,极为稀罕。当然,玉帝这小老儿是从不做亏本买卖的,一瓶XO能保住他们家母夜叉一大园子的蟠桃,值了。为情所困的时候喝酒是最容易醉的,吹了整整一瓶之后,俺竟然将对你的爱慕之情跟玉帝说了,不想换来的却是那厮无情的嘲弄与数落。当时也是酒劲上涌,一怒之下,俺就把那老儿的凌霄殿给拆了,撒完酒疯后俺什么都记不起来了。第二天当俺清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后来是佛祖爷爷赶来把俺给扛走的,难为他老人家还被俺狂吐了一身,尤其是他那头引以为傲的假发。佛祖爷爷倒没计较太多,只是看俺睡觉没个正型容易着凉,特意用五指山给俺盖了个严严实实。后来的事大家也就知道了,这一盖就是整整五百年。可是嫦娥,你知道吗?在那十八万两千五百个日日夜夜,俺在梦中都会呼唤着你的名字。嫦娥,这五百年你是否又能感觉到,那遥远的五指山下,有一颗炽热的心始终为你而跳动着?

世事轮回,也正是这佛前修得的五百年,俺才换来一次今生和你擦肩而过的相会。佛祖说过:今生那个能和你相濡以沫的人,并不是我。为此,西行的路上,俺意志消沉,撒野的时候把珍禽异兽虐待过,把花花草草砸坏过,惹祸的时候被老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