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高山,一处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炉红火,一壶绿茶,一

位老人,一个少年。

少年面容清秀,衣着得体。身上流露着说不出的气质。

他的一双手,干燥,修长,稳定。

这样的一个少年,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更应该出现在少女的闺阁中或者琼林金

殿上。

但是此时,他却恭谨的站在老人身后。

老人沉默,少年也沉默。

良久,老人叹口气:你已经出师了。

少年:是。

老人:明天你就下山去吧。我已教不了你什么了。

少年:是。

老人:当今舞林,群英荟萃。你切不可恃技而骄。

少年:当今舞林,真有高手吗?

老人沉默。

少年:师傅可否告知徒儿,当今天下舞林第一高手是谁?

老人又沉默良久,苍茫的眼神看着远山,声音透着说不出的落寞:十年前,舞林第

一智者败小牲列“劲舞高手榜”,有一个人,技压群

雄,列在高手榜第一。

少年眼中射出寒光:他是谁

老人:脑残。

少年:脑残?

老人:不错。脑残。舞林第一高手,舞林第一大帮——非主流的帮主。脑残。

比我的串花手更强?少年的声音透着不服。

老人微笑:脑残能技压群雄,不仅仅因为他的功力,还因为他手里有一口神兵。

少年:神兵?刀?剑?

老人:不错,神兵。但是没有人见过那口神兵,见过的人都被他虐了。人们只知道

那口神兵仿佛接受过天上诸神的祝福,面对他的人就

象被恶魔诅咒了一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少年紧握双拳:那口神兵.......

老人:也没有人知道那口神兵的真名。但是舞林中的人都给了他一个鬼神闻之色变

的名字。

少年:什么名字?

老人:外挂

第一章

夜。

黑夜。

漆黑的夜。

一个青年行走在漆黑的小巷中。

青年面容清秀,衣着得体。身上流露着说不出的气质。

他的一双手,干燥,修长,稳定。

这样的一个青年,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但是此时他正在这个偏僻的小巷中一个人行走。

小巷的深处透着灯光。

有人问,江湖浪子最害怕什么?无数的人给出了无数的答案。

其实,浪子最害怕的是看见小巷深处的灯光。

普通人看见的小巷深处的灯光会感觉幸福,因为那里就是他们的家。灯光后会有慈

母的皱纹和娇妻的笑颜。

但是等待浪子的灯光后面会有什么呢?

小巷已到尽头,青年停下脚步。

面前是一栋高大的建筑,里面灯火辉煌。

大门上挂着一幅匾,上书五个大字——天罗地网吧。

酒馆里有美酒,窑子里有女人,网吧里有什么呢?

也许什么都有,也许什么都没有。

说它什么都有,因为这里包罗万象。

说它什么都没有,因为当你伸出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触摸到的不是美女温暖的身体

,而是冷冷的显示屏。

但是这一切都没关系。

对于浪子而言,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青年推门进去。

径直走向吧台,掏出10人民币:包夜。

他的声音悠远,低沉。

拿过卡,青年站在过道当中,闭上了眼睛。

他在干什么?年轻的网管疑惑不解。

他在找机器。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

网管回头,一个面容清阙的老者走了出来。

老板好。网管低头。

老者点头示意,用饶有兴致的眼光看着站在过道的青年。

网管:老板说他在找机器?

老者:不错。你看他的气质,沉稳如山。再看他的手,干燥稳定,必定是舞林高手

网管:他这样能找到吗?

老板:你怎么能知道这其中的玄妙?真正的高手,他的人和机器是合二为一的。他

即是机器。所以,真正的高手,必然能和一台好机器

心意相通。

说着,老者若有所思的将目光投向一台机器。

那台机器放在厕所边,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机器本身也没有什么值得人注意的地

方。莫非.........................

与此同时,青年仿佛与老者心意相通一般,将凌厉的目光对准了这台机器。

果然是高手。老者微叹,走近了青年。

AOC14寸CRT显示屏,windows 98 系统 ,delux多彩人体学键盘,双飞燕鼠标。老者

将手轻抚过这台机器,用庄严的语气说道:机身采

东海寒铁精英所铸,净重30斤,高手得它,可所向睥睨。

青年:好机器。

老者淡然:本就是好机器。

青年沉默片刻,将双手举到眼前,那双手,仍然干燥,稳定。

青年:这双手,历经10年磨练,期间又不间断用雕牌洗衣皂清洗,浸泡。早已练得

舞林绝学——串花手。

老者脸上微露惊异,片刻,长叹道:好手。

青年淡然:本就是好手。

青年似乎不打算再说什么。熟练的开机,进入游戏。

突然,他感觉鼻孔微痒,遂将手指伸入,掏抠一阵,手指一撮,一弹,一道乌光闪

过。啪的一声,一团鼻屎出现在青年对面的墙上。

鼻屎牢牢的粘在墙上,仿佛它本来就是墙的一部分。

老者眼角狂跳:好指力。他果然练成了串花手。看来舞林中,又要血雨腥风了。

老者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他的背似乎比来时佝偻了许多。整个人也仿佛老了许多。

第二章

弱智很开心。

是的,他很开心。

身为舞林第一大帮非主流的副帮主,舞林第一高手脑残的结义兄弟。他没有理由不

开心。

尤其是最近他又在舞林中娶了最著名的美女‘&(尐儍苽-℡、和ǐˇ.lёmōл伈情

之后,他就更开心了。

尽管他已在舞林中结了无数次婚,可谓阅人无数。但是听到这两个美女娇滴滴的称

呼他为老公的时候,他的小腹仍然升起一鼓热力。

仿佛自己又年轻了几岁。

想到这里,弱智的脸上有浮现了莫名的微笑。

他已经在房间里等待了一天,这个期间,无数的高手来慕名挑战。

毕竟,能打败非主流的副帮主是一条可以迅速成名的道路。舞林中没有人愿意放过

这个机会。

但是,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尽管他还没有脑残帮主的绝世神兵,但是身为副帮主,他的功力也不可小瞧。

弱智放开键盘,长叹一口气,暗暗寻思:再等会,就去和尐儍苽视频吧,这样丝毫

没有意义的比赛,还是少参加的好。

想到尐儍苽火红的头发,厚厚的粉底,染的漆黑的嘴唇,嗲嗲的声音,他感觉小腹

又升起了一鼓热力。

突然,一股如实质般的杀气惊醒了他。

一个青年默默的站在房中。

他是那么的沉默。

仿佛房间中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不知道?

他默默的站着,仿佛本来就是站在那里的。

弱智的额上沁出了一滴冷汗。

这杀气,这威势.......高手,绝对的高手。

青年仍然沉默,但杀气却有如大山般向着弱智兜头压下。

弱智的手开始颤抖。

就在弱智几乎承受不住要抓狂的时候,青年开口了。

青年:你已败。

弱智手心冰凉,但是仍然包着一丝希望:还未比,怎知我已败?

青年:你心智已乱,心浮气燥,安能不败?

弱智颓然坐下,冷汗涔涔而下。

青年:明日,此时,在下静候脑残光临。

说罢,青年身形微动,已不见踪影。

来的诡异,去的洒脱。

弱智猛的一拳砸在键盘上,飞舞的键盘碎片中,弱智喃喃低语:我败了,我败了..

.............

突然,他弯腰,开始呕吐。

良久,他抬起头,眼又燃起光芒。

也许,只有大哥和他的绝世神兵才可以对付那个神秘青年。

想起那绝世神兵的可怕,弱智不由的一个冷战。

第三章

郊外。

一片残破的厂房。

它是那么的残破,残破的让人感觉看它一眼都是无聊的事情。

没有人会注意这个地方。

同时,也没有人会想到,这里就是舞林第一帮——非主流的核心基地。

如果有人知道这一切的话,必然会为这个帮主的智计所折服。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哦?你败了?

一个黑影做在电脑前,稳重如山。

他虽然没有动,但是面前屏幕上的劲舞主人公却是跳的不亦乐乎。一个个的P从人物

的头上闪出。

弱智看着这一切,身体微微的颤抖。他知道,这就是那口舞林中传说已久的神兵—

—外挂。

脑残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轻轻的捻动着自己右手上的生铁戒指。

他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目似蚕豆,双眉过顶。一口黄黄的牙齿流露着舞林第

一帮帮主的尊严和富贵。而那一头如孔雀开屏的

头发,更是将这个舞林第一高手的威仪衬托的无以复加。

他开始沉默。

弱智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着这位自己的偶像,自己的结义兄弟。

他知道,每当脑残陷入沉思的时候,就是有重大决断出现的时候。

他知道当帮主开口的时候,一系列针对那个青年的计划就会出炉。

而且无一不是杀招。

这样的情况他已见过了无数次。相信这次也是一样。

他对帮主充满着信心。

但是这次他注定要失望了。

良久,脑残开口了:对手是个高手埃

弱智:是。但是未必比得过帮主..........

脑残:住口。

弱智:是。属下失言。

又过了良久,脑残再次开口。

脑残:这个也不能怪你,毕竟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手。

弱智:谢帮主。属下感激涕临。

脑残:你查出他的来路了吗?

弱智:没有。

脑残眼睛微睁。他是真的惊讶了。

如果说弱智在舞技上输给别人,他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弱智竟然说他没有查出一个

人的来路,他不由的有些吃惊。

弱智可是非主流中的追踪第一高手,历年来,他负责追查的人没有一个可以逃的过

的。但是这次,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让弱智也

一筹莫展呢?

脑残: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弱智:没有。

脑残眼中精光爆射。

弱智:他的IP是网吧里的。我们只能追查到这个网吧的名字。

脑残:一个人说话的时候也会透漏出很多的信息的。

弱智:他只对属下说了一句话,三个字。你已败。

脑残:他的服装呢?从他的衣服上至少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比如这个人的品位和

经济状况。

弱智:他的服装都是系统赠送的。

脑残的头上沁出些许汗珠。

一个根本不知道底细的对手。的确很让人为难。

又过良久,脑残睁开眼。

我明天去赴约。

第四章

夜已深。

青年默默的坐在电脑的前面。

屏幕上的房间中,一个个挑战者如雨后的狗尿苔般出现。都被他毫不留情的一脚踢

了出去。

看来,昨天战胜弱智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了。

青年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的消息本来就很灵通。

尤其是在舞林中。

尤其是他战胜的是非主流的副帮主。

这样的消息,想让它传的慢都很困难。

青年低下头,口中低吟:一如江湖岁月催,功名利禄酒一杯...............

好诗。一个声音传来。

青年的瞳孔猛的收缩。

什么人?他转身。看见房间中站着一个人。衣饰华美,气宇不凡。

凭青年锐利的眼光立刻看出,这身衣服都是货真价实的Q币买的,而且绝对价值不菲

而那气质,更不象是装出来的。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青年敏锐的洞察力竟然也没有发现。

好象他本来就是在那里一样。

绝顶高手。青年的双手握了起来。

那人开口了。

你就是打败弱智的人。

青年:是。

果然少年才浚

青年:过奖。

青年:脑残?

不错。

青年长出一口气:脑残,果然不愧为脑残。名不虚传。

脑残:出招吧。

青年:招已出;

脑残:已出?在何处?

青年:无处不在。

脑残瞳孔猛缩。

青年:为何不接招?

脑残:已接。

青年:已接?

脑残:接即不接,不接即接。

青年的双拳出现了青筋。

前奏响起,青年的手放在键盘上。他的手仍然干燥,但似乎有一些颤抖

第五章

光芒闪起,天地都似乎被这光充溢。刀光纵横,剑影飞舞。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战的辉煌。

因为这一战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人间。

一曲终了。

刀收匣,剑归鞘。

青年看着手中的键盘,良久。

他低下头:我败了。

脑残:你败了。

青年:不错,我败了,我败了...............

声音露着失落,迷茫,还有一丝不易觉察的轻松。

为什么轻松?

别人不明白,脑残明白。

同为高手,同为绝顶高手。当然可以明白那种高出不胜寒的寂寞,以及失败后突然

明白原来我也可以败的轻松。

沉默片刻。

脑残:你可知你败在何处?

青年:不知。

脑残:你可知跳劲舞有四个境界。

青年:哪四个?

脑残:一,身动,心亦动。二,心动,身不动。三,身动,心不动。四,身不动,

心亦不动。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只是到

达了死三个境界。虽已是常人中的高手,但是又怎能和我相比?

青年:如何能做到身不动,心亦不动。

脑残:常人当然难以做到。但是我有绝世神兵的相助,自然可以做到身心不动而制

敌。

青年沉默良久:绝世神兵。就是那口舞林中盛传的绝世神兵?

脑残:不错,正是外挂。

青年长叹:脑残固然不愧为脑残,绝世神兵又何尝不是名不虚传。

青年:可否将外挂借我一观?

脑残摇头:我的挂是用来做弊的,不是用来给人看的。

青年垂首

脑残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

脑残:卿本佳人,奈何来这肮脏舞林?

青年:要来便来,要走便走。

脑残:你认为你今天还能走得了吗?

青年:既然来得,为何不能走得?

脑残不怒反笑:本座今天看你如何走。舞林晚辈,何以如此狂妄?

青年此时已恢复了以往的镇定。

他的手又变的稳定。

青年:因为,哥玩的不是劲舞,是寂寞。

此话一出,脑残眼角狂跳。

身为非主流的帮主,他心知本帮一直以来有一项镇帮神功——干申大那多。此为非

帮主不能研习的至高武学。

这本秘籍中,对非主流的功力境界有详细的划分。分别为,牛B层次,二B层次,装

B层次。

脑残天赋极佳,又加上后天苦练,终于达到二B层次。就这样已是天下无敌。至于最

高境界装B层次,他虽然已闭关数次,却终

未能突破。

他只记得上任帮主脑瘫曾对他说过,装B一成,神鬼难容。

此时,这个青年说话时流露出的境界,竟似已隐隐达到了至高的装B层次。

舞学之道,存于一心。技巧好练,后天的苦练可以弥补先天的不足。但是心境却是

非要天分不可的。技巧和心境,就象招式和

内功一样。招式再完美,终归有终止的时候,就如男残,他的招式已完美无缺,但

是这些年却一直无法突破。而心境一但达到,即使招式上有

破绽,但加以时日,必成大器。

而脑残也丝毫不怀疑这个青年是否偷学了本帮的不传之秘。因为天下舞功,本出一

脉,也将归于一脉。舞功练到至高时,就如

百川入海,少林即武当,武当即少林,没有什么流派的分别了。

脑残死死盯者青年,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样。

良久,他终于转身。离去。

第六章

月圆之夜。

非主流核心基地。

秘室中。

脑残面壁而立。

他口唇微张,看似正欲出声,却又面色苍白的摇头,

如此几次之后,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左手结大心印,右

手结不动狮子樱运功良久,方才口春微启:

其实哥用的不是挂,也是寂寞。

话音未落,脑残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的委顿于地。

脑残受伤了。

没有办法不受伤。

因为按照他的功力是无法说出这么装B的话的,

在和青年的对战中脑残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发现自己的心境却不如青年,以后难

免有失。为此。脑残闭关三天,终于在月圆之夜

,月华最盛时下定了决心要作出突破。

但是他仍然失败了。

如果不是大心印和不动狮子印,恐怕脑残已伤及心脉,走火入魔了。

脑残心如死灰。

突然,他一跃而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高声叫骂:

我命由我不由天,本座天纵奇才,就不信不能装B。

三月后,舞林中出现了一个疯子。

一个疯子本来没什么好奇怪的。

因为舞林中本来就充满了疯子。

但是这个疯子不一样。

因为他长的太象那位舞林第一高手,非主流帮主——脑残。

每到月圆之夜,这个疯子就会出现在舞林中。

他总是对他看见的第一个人大吼一声:

我是脑残,我会装B了。

就在旁人不解时,

他会又很深沉的说:

其实,哥用的不是挂,是寂寞。

随即便口喷鲜血,踉跄而去。

如此周而复始,每月一次。

舞林第一神医屁一指在接受舞林快报的记者采访时指出:按照此人每月一次大出血

的情况来看,恐怕不出一年,便要精血耗尽,气绝身

亡。

同时,屁一指通过舞林快报象舞林中成千上万的青少年发布了一个他的最新研究成

果,练舞之人,手指的发育最为关键。所以他呼吁广

大青少年要加强对手指的钙质补充。一向关注青少年成长的屁一指还热心的列出了

一个补钙的食品清单:

三露奶粉,光源橘子...........................

一时间,舞林超时的上述食品供不应求。

半年后,舞林中人都在激动的说着一个消息。

舞林第一高手,非主流帮主脑残传位与副帮主弱智后,人间蒸发。

人们都说,脑残去了一座世外仙山,去参悟舞功的至高境界——装B去了。

同时失踪的,还有那口舞林神兵——外挂。

尾声

一座高山,一处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炉红火,一壶绿茶,一个青年。

青年面容清秀,衣着得体。身上流露着说不出的气质。

他的一双手,干燥,修长,稳定。

这样的一个青年,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更应该出现在少女的闺阁中或者琼林金

殿上。

但是此时,他却正以最舒适的姿势坐在一快山石上。

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却赫然是盛传已去了海外仙山的脑残。

脑残此时的面色已大好。只是眼神中仍然流露着丝丝的痛苦和不甘。

青年: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脑残:为何救我?

青年:为何不能救你?

脑残哑然。

青年:为何一定要装B?

脑残:我装,故我在。

青年沉思良久。长叹:

病魔好去,心魔难除埃

脑残不以为然。

青年:其实我救你,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句话。

脑残:请讲。

青年:装B不好。

脑残:那是因为你可以装,你才有资格说不好。

青年:如此执迷不悟,那么我再告诉你一句话。

青年一字一顿:你此生已无法再突破了。

脑残眼中杀气一闪。

青年:先不要生气,听我一言。

脑残点头。

青年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石头上,眼望晴天,语气悠远:

脑残你可知有这样一句话,装B一成,神鬼难容?

脑残:前任帮主临终前对我说过。

青年:那你可知是什么意思?

脑残:无非就是形容功力至高而已,又有什么深意了。

青年:错。

脑残:错?

青年:错。

脑残:错在何处?

青年:非主流一道,本就是逆天而为。

脑残:不错。我们本就无法无天。什么伦理道德,都是狗屁。

青年:逆天而为,能成为二B已是难得。若要成为装B的绝顶高手,必会引起天谴。

历来装B大成之人,功成之日,往往伴随的天怒神

怨,天雷击顶。

脑残若有所思:莫非,莫非.............

青年:莫非什么?

脑残:莫非那句装B遭雷劈...........................

青年:不错,那句装B遭雷劈的俗语,正是三百年前有人看到一个装B大成之人渡天

劫,转瞬被天雷劈为飞灰后流传下来的。

脑残双手颤抖:那么能度过天劫的人呢?

青年:渡过天劫,便是大罗神仙。

脑残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那么历来渡过天劫而成仙的有几位?

青年微笑:一个都没有。

脑残额头青筋爆起:不可能。

青年:没有什么不可能。人力怎可与天抗衡?尤其是以装B入道,要遭受的是九重天

劫,便是神仙也难以抗衡。

那残颓然坐下,额头冷汗涔涔。

青年柔声说:放弃吧。

脑残点头,又摇头,一时心乱如麻。

突然,脑残抬头,杀眼精光爆射:

不对。

青年:有何不对?

脑残:你不对。

青年微笑:我有何不对?

脑残咬牙切齿:你明明已装B功成,为何没有化为飞灰?

青年沉默。

良久,他叹口气,悠悠的说:

脑残,你还是没有明白。

脑残:什么没有明白。

青年微笑:哥装的不是B,是寂寞。

脑残如遭雷殛,放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