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翁死,其子烧了两个纸糊小姐陪葬,贪便宜买了纸面不好的。

不日色翁托梦:“吝啬儿子,那小姐有皮肤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