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是“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