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看到这样的一种说法:女人是男人胸前的一根肋骨。 

时隔年余,在今天提起这样的句子,仍然无法阻止心里波澜着的伤痛。无疑地,我在怀念属于自己的那根肋骨,离心脏跳动最近的那一根。我最心爱的女人,她在离开我以前哭得像个孩子。可是,我已经选择了放弃,就没有权利再去温柔地抚掉她脸上的泪痕。她曾经在我的胸口留下一个咬痕。在单位洗澡的时候同事看到都会坏笑着调侃我,可当我将水流拧到最大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从身体上流走的温热,不仅仅是湿热的水。 

她曾经对我说,对一个女人而言,男人的金钱和魅力其实并不重要。她们在更多时候,需要的只是男人一双伟岸的臂膀和足够擎起女人全部天空的胸膛。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男人的胸膛对女人来说会比花花绿绿的钞票更有意义。可是,她离开以后,我再也没有穿过那件深蓝的衬衫。因为,曾经,一个我那样深爱的女人伏在我胸前哭泣。那深蓝里满是她不舍而无奈的泪。 

其实,我对男人胸膛最早的感性认识是在94年前后。那时还小,在一本当时很是流行的音乐杂志上看到一个男人逆光赤裸的上半身照片,经过电脑的处理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异常怀旧而坚实的米黄色调。后来,从朋友那里知道,这个男人叫郑伊健,有个比他大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前年梁咏琪的介入,那么现在算来他和原女友的交往已经10年了。呵呵,曾经那样一个硬朗的胸膛开始让尚轻涩的暗夜渐渐了解,原来男人的胸膛要足够健壮才可以经得依靠。 

到了去年的时候,看了《和平饭店》,从周润发那里,暗夜豁然明白,对一个女人而言,再健壮的胸膛如果没有担当,那么和床头的抱枕是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的。快马送走了叶童的周润发独自回到百人等着砍他的和平饭店,穿过人群,没有还击地承接着敌人的夹击,一杆子杵在他胸口的时候,一口鲜血弄湿了前襟。那又有什么呢?是个男人就站起来继续往前走。于是,冷酷的咬着牙忍着伤脚步蹒跚但依然向前的周润发就成了暗夜心中最完美的男人典范。为了心爱的女人,男人的胸膛必须可以承担一切的伤痛背负所有的亏欠。 

最近一本书被媒体抄得火热。原《足球报》的女记者李响,出了本专门撰写国家足球队的教练米卢的书,名叫《零距离》。起初暗夜并没有对该书投入过多的视线,可是后来慢慢得知了其中的眉目,也颠颠儿地跑到新华书店翻了翻看了看。走出书店已是傍晚时分,昏暗的站台下一对对等车的男女另暗夜不由想起《零距离》中一副插画,李响以她特有的质朴笑容自然地倾靠在米卢的胸前,而后者则绅士地环着她的肩膀。听说后来《足球报》为了对抗300百万聘请李响的同行业竞争对手《体坛周报》而特意地找了个同样美丽的女记者从前方发回消息,以博取米卢的喜爱而套得所谓的“独家”报道。说真的,暗夜不知道诸位女记者是如何使机警圆滑的米卢袒露心声,但我相信,无论怎样,米卢那虽有些苍老但依然挥洒着的个人魅力的胸膛一定使各位女记心有松动。 

前些日子,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消息,说李响的丈夫已经公开声明相信自己的妻子与米卢是正常的工作伙伴关系,他相信李响,也不会在意那些媒体的穿针引线。看到这里,暗夜不禁哈哈大笑,弄得旁边一直暗恋暗夜的女同事莫名其妙地红了脸。暗夜还真是不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伏靠在别的男人的胸前会毫不在意地以此证明自己的宽宏大量。 

《大话西游》似乎是周星驰事业红火到顶端及至的一个里程碑性的标志。说实话,暗夜到现在都还没有看明白整个故事要讲述的是什么。可是,却模糊地只记住了剧中一句旁白:她只是在他心中留下了一滴眼泪。 

于是,静静的夜里暗夜开始陷入伤悲。 

曾经一个女人那样真切地在我的胸膛留下一个咬痕。我知道,她是期望我一生一世地对她不能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