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英格兰康布里一家小银行里做事,这家银行即使最忙

的时候也没有几个顾客,有一天一个人也没来过,到了下午三点半

时,经理叫一个雇员去关上前门,过了一会儿雇员又回来了,“很抱

歉,先生。”他局促不安地说,“门是关着的,今早上我忘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