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0点0时0分,《英雄》首映之时。

    张艺谋连夜劳累,困顿不堪,竟然错过第一场公映,在家中睡着了。 

    恍惚中,一身长8尺铁塔一般大汉站立面前,他面色黝黑,神色冷傲。 

    张艺谋惊问:“你是何人?” 

    大汉拱手道:“在下秦国刺客无名,特来杀你。” 

    张艺谋奇道:“你与我与怨无仇,你为何杀我?” 

    大汉道:“非是我想杀你,只因有人要你的人头。” 

    张艺谋淡然道:“天下虽大,想取我人头者不过三人。” 

    大汉扬眉道:“哪三人?” 

    张艺谋抬眼望天,风起,血色落叶满天飞来。张艺谋凝神沉思,扳起一指:“第一个,长空。此人乃是全国盗版协会会长,好莱坞大片也逃不过他的手掌,而这次我防范严密,让他无从下手,他记恨我在心,必当杀我而后快。” 

    大汉点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断人财路,长空欲杀你亦不足奇。” 

    张艺谋抚摸桌子上放的一把古剑,又扳起二指,缓缓续道:“第二个,残剑。此人本名何平,执导《天地英雄》早已经拍竣,却因畏我《英雄》如猛虎,退避三舍,自断其剑,故更名残剑。” 

    大汉笑道:“得知自己被老鼠吓倒,果然耻辱,为报此恨,残剑有十分理由杀你。” 

    张艺谋提起一支狼豪毛笔,说道:“第三个,飞雪。此人原本。。。。唉,此人跟我原有一夜之情,后来被我抛弃,怀恨在心,如今她投靠大导演王家卫,听说也是十分风光。” 

    大汉冷笑道:“始乱终弃,辱人清白,飞雪因爱生恨而起杀你之心,倒也平常。” 

    张艺谋问道:“不知道我猜的可对?” 

    大汉拔剑在手,双手握剑,说道:“都说老谋子料事如神,今日却是大错特错了。”

    张艺谋奇道:“不是这三人?” 

    大汉徐徐说道:“托我杀你的是你手下的一个演员。” 

    张艺谋双手颤抖,变色道:“我知道了,那一定章子仪。我告诉她她是二号女主角把她骗来了,结果给了她一个傻姑加荡妇加泼妇的角色。” 

    大汉摇头。 

    张艺谋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一定是张曼玉那厮。谁不知道她暗恋梁朝伟?我安排梁朝伟和章子仪一场床戏,她就嫉妒了,其实没有,被单里裹的人是梁朝伟和陈道明。老陈为这事三天没吃饭。恶心的。”

    大汉又摇头。 

    张艺谋疑惑的问:“不会是梁朝伟吧?我虽然安排他说了几句搞笑台词,什么:“你都看见了?我故意让你看见的。”什么“好快的剑。”可人家张曼玉不也说:“我刺你你怎么不躲?”吗?陈道明不也呼唤世界和平要靠暴力吗?怎么就他想不开? 

    大汉再次摇头。 

    张艺谋控制不住,说道:“说,到底是谁?” 

    大汉说道:“他是个无名小辈。” 

    张艺谋惨然道:“李连杰!我知道了,他自降身价拍英雄,到现在好莱坞的片酬都降下来了。他怀恨在心。” 

    大汉道:“这个人不是无名,而是个真正无名无姓的人,他本是扮演秦兵的一名群众演员。” 

    张艺谋惊道:“群众演员?我亏待他们了么?虽然没给酬劳,可每天一个盒饭没少了他们吧?你问问他们,那顿饭里少了猪肉了?他们有何理由杀我?” 

    大汉道:“这名群众演员说,无名飞雪决斗之时,众目睽睽,你却让二人耳语,这是对士兵极大侮辱。攻赵之时,本是以强攻弱,却不一鼓作气,反而浪费羽箭,最后乘胜退却。飞雪残剑二人敌千,便是一千头猪也不能那么容易杀;飞雪面对残剑中途放弃在那发呆1分钟,众武士却傻乎乎的看着不知道下手;无名不杀秦王,秦王犹豫,众秦兵却不顾禁令,涌上大殿,力劝秦王;最后为杀一无名又浪费数万羽箭,损害宫内门窗无数,让他们闲着就喊什么“风”“大风”之类弱智口号,简直是把群众演员当猴耍。他说了,你耍明星可以,让大侠喊些卖大碗茶的口号,那没事,可要耍人民群众,就办不到!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了! ” 说罢,大汉一剑当胸刺来,张艺谋一惊,却是剑柄。大汉贴着张艺谋的耳朵说:“不过看了你的电影,我都学不会杀人了。你看出来了?我是故意让你看出来的! ” 

    张艺谋惊醒,原来只是一场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