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中年女人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了。到政法学院只有一趟538车可以搭,中年女人等了许久都没等到。

又过了几分钟,当女人准备打的的时候,538终于出现了。这是最后一班车了。女人上了车,借着买票时开的灯光,发现在最后一排有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人一边搀着中间的一个女人,除他们三人外就只有司机和自己了。可能是跟政法只有四五站路,也可能是女人是搭夜车搭惯了,女人不觉得有什么。

到了下一站,又有一个人拦车。车停了,上来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灯又亮了,老头到第一排坐下,买了票,便往后面看了一眼。老头便走到女人旁边的座位坐下。

女人看了老头一眼,这时灯熄了。

车只开了一分多钟,只听见女人叫了一句:“干什么?”

老头吼道:“什么?我告诉你,别找事! ”

女人道:“是你不讲道理! ”

老头吼道:“那我们把道理讲清楚! ”便朝着司机叫道:“师傅,停一下车! ”

司机真停了车,老头便拉着女人要下车。女人不肯,死命拉着座位的栏杆。老头虽说看起来五十来岁老了点,力气倒蛮大,使劲一扯,便把女人拖下了车。车又开走了,女人不禁大骂道:“你这个老东西!

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做这种缺德是事! ”

老头摇头道:“我是在救你啊! ”

女人继续骂道:“救我?让我半夜没车回家?这里连个的士也找不到!缺德! ”

老头哼道:“哼,如果不拉你下来,你就永远到不了终点站了!

车上最后一排那个女人是个死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是政法学院的教授,另一个职业是法医。”

女人当然不会相信,幸好距政法学院只有两站多路,便一个人走了回去。

当女人偶一回头的时候,发现老头不见了。女人心下好奇,但总归抵不过回家的念头,便没多管。

第二天,女人听说了一件事。

昨天的538次公交末班车未到站。

下午,又有一个消息传了开来。

在民院路终点过去的山间,发现了一辆被大火烧掉的大型客车。

里面找到了两具尸体。据客车未烧掉的部分判断,应该是那辆没到站的538次公交。

女人心惊胆寒,到学院去找那位教授,结果院方说,政法学院十年内没有任何兼职法医的教授。很久前曾经有个老教授干过,不过那个教授已经死了十年了。

改编自一个曾在中南政法学院广为流传的鬼故事——也许只能算个死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