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女友赶出来了。这对于我是家常便饭,我始终以为没有一份爱情可以达到绝对意义上的幸福。爱情总是会有一定的缺陷,我深信这一点。我开始找房子,我以为这次的所谓“分手”大约会持续一个月左右。我必须要找房子,我不可能连续一个月住在朋友家里。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屋子。但我以为只要便宜就行,也不过是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我拨通了房东的电话。房东是女人,声音很好听。我要和她约定见面地点,她却说,不必了。她给我一个地址要我把租金汇去,她也会把钥匙给我寄来。我也没想会受骗,她的声音里有一种可以让人信赖的力量。

我很快就搬了进去。我由于常常在别的地方入睡所以睡的很快。

半夜。

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一种声音。像是呻吟,又像是唱歌。我一下子就醒了。我当时并没有感觉到这种声音的诡异。我骂了一声,辗转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我习惯起的很早。我想出去走走,顺便认识几个邻居。可我一出门就傻了!这里好象忽然变的出奇的荒凉,附近的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竟然一个邻居也没有。我走了大越二百米才发现一户人家。大意的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没有人也好,正得清静。但是在我搬来的那一天好像不是这样,怎么一下子人都没了。我以为那也许是我的幻觉吧!

跑了一圈回到我的小屋,正要进去,出乎意料地在我左边窗子的下面出现了一个柜子。(如果这是电影,应该响起恐怖的音乐。)我对着这个柜子站了大约7~5秒种。附近没有人呀!是谁把着柜子搬到这儿来的?难道……

难道是本来就有的,是我昨天没有注意。我开始回想我昨天有没有见过这个柜子。可是昨天累得很也没有注意,但我以为一定是本来就有的。要不然是闹鬼不成。

我没有打开这个柜子。虽然我十分的好奇。我的女友一直教导我少管闲事,这次就是我克制不了的好奇心成了所谓“分手”的导火索。另外一个原因,也是主要的原因是——我有点害怕了。

晚上。

我又看了半夜的书。正要去睡,却又听见那个声音像幽灵似的到处游荡。可是我当然不会那么敏感,骂了一声就睡了。

夜里。

我作了个梦。很奇怪的一个梦: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我的屋,应该是这间屋里打斗。打了一会儿,个男人拿起一瓶什么东西向那个女人的脸上泼去,那个女人应泼倒地。而后一个画面:那个女人脸缠着绷带坐在床边,一只猫忽然扑了上来,抓了一把。那女人大叫一声,很凄惨的一种声音。然后,她去医院检查,好象是得了什么玻最后一个画面是她上吊自杀,自杀时伴着一种声音,依稀便是每晚都烦我一遍那个声音。

这个梦只所以奇怪因为当我醒来时,对于这个梦的记忆竟然清晰的很!这是从来都不曾发生过的事,而且画面也清晰,我甚至记得那个女人的模样。我当时也不过是奇怪了一会儿,心想把这个梦写成小说倒也不错。

早晨。

我出去散步。当我经过那个柜子时,柜门是开着的。(恐怖的音乐响起)我有点害怕了。我慢慢转过头朝里面一看:柜子的正中摆着一张女人的遗照,左边有一瓶浓硫酸(适合毁容),右边一条绸带(适合上吊)。下面是一个盒子。我壮了壮胆,弯下腰把那个盒子打开。一只猫窜了出来,吓了我一跳。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我没有把这些同夜里那个奇怪的梦联系起来,只是觉得那个女人和那只猫都好象在哪里见过。我关上柜门,进屋了。

晚上。

我的车(自行车)总是停在屋子的左边窗下,也就是那个柜子旁。车上有三个锁——这么荒凉的地方当然要防小偷。今天锁起车子来显的特别费劲。我背对着那个柜子。我忽然就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我想赶快把车子锁好,赶快进屋去。可是越是着急,越是锁得慢。在我的耳朵里除了钥匙与锁孔摩擦的声音外,我又听到了那个凄厉的歌声。这时在我听来,却分明就是一种呻吟。我感觉背后的柜子又打开了。我克制住我的好奇心,我没有回头。恐怖的故事中,常常出现回头的情节,一回头就会有一些可怕的事情发生。我对这一点把握的很准确,我当然不会回头。(顺便说一下,倘若碰上了什么超自然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回头就不会出现什么不测。)可是我的背部伴着柜门吱呀一声的打开,感觉到了一种重量,这也就意味着柜子里的什么东西跳到了我的身上。这时我更不敢回头了。(恐怖的乐声在这里更应该大响特响。)我的后颈感到湿润。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用手重重地向我背部的重物拂去。我的手触到它时我不曾有任何感觉。只听的一声动物般的尖叫,是那只猫——我早该想到。扑通一声它在狂奔中掉到旁边一个很深的池塘里,尖叫着挣扎了一会儿就完蛋了——至少我是这么 想的。

回到我的屋里,我开始回想我刚才的感觉——我究竟有没有害怕呢?我知道是该有一点的。但是,我为什么会害怕呢?那只猫一定是只野猫,就在柜子里祝它把柜门推开想要出去,结果看见我弯着腰在旁边,出于野猫的攻击性,它也就毫不犹豫地扑了上来。事实就是这样,我又有什么理由害怕呢?我当然没有害怕,也许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才会有点不安吧。

我对于超自然的事情一直持否定态度。我从来都不曾相信所谓鬼神的存在。可是,万一像我这样的人遇到了鬼神之事,那么我该怎样面对呢?

早上。

我醒来时闻到一股很难闻的味道。尚在那个女人奇怪的睡梦里回味的我,甚至可以认为着是死尸的味道。可是当我睁开眼,我就一下子跳了起来——那果然是死尸的味道,不过是猫的尸体。我的枕边竟是那个黑猫湿淋淋的尸体。我自然吓坏了,我的心在扑扑腾腾的乱跳,我的防线几乎崩溃了。

几天来奇怪的事不断的发生。我还是每晚都在那个凄厉的声音中入睡,每夜都做那个奇怪的梦,每天早上那只黑猫的尸体又都会出现在我的枕边,我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我开始一次次地欺骗我自己。我不去思索我无法解释的事情。我一遍遍地对我自己说:“一切都随它去吧”!

晚上。我去小便。

我回来的时候朝客厅瞟了一眼。我是近视眼,小便时又没戴眼镜。客厅里关着灯。借着厕所的微弱的光,我好像看见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我没有勇气走过去,虽然我知道那一定是我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可是我仍是不敢走过去,我怕万一是什么吓人的东西那可怎么办?

半夜。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

在半睡半醒之间,我听见了那种凄厉的声音。这次听的十分清楚,就象是在我耳边似的。我睁开眼来。(我十分的后悔,我当时怎么就没有镇定下来去想一想,这时怎么可以睁眼?)我看见,看见……看见……看见了一张鬼脸!真的是鬼脸。那是一张苍白的脸,她的眼球向外凸起着,上面部满了血丝。舌头长长地低垂下来,一看便知道是吊死鬼!她的嘴唇,已经合不上了,口水不停地淌出来,但是她仍在一声声断断续续地唱着,她的那首好似呻吟的鬼歌。

像以往的凶宅故事一样,她告诉了我她的冤情。她就是柜子里的那张照片上的女人。把她毁容的那个男人,在我的检举下入狱了。让她染上狂犬病的那只猫被我淹死了。

我与女友所谓的“分手”在第25天结束。我从那间房子里搬出去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遇上不可思义的事。最后,我很想告诉各位,倘若感觉到遇上了什么怪事,可千万不要回头,或是睁开眼。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