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某一个人曾经对我说:下雨的平安夜里千万不要走四楼。 

(一) 

今天是二零零年的平安夜。 

上午还飘着细雨,到了晚上雨便停了。我和高楚在市中心随着欢快的人们狂欢了几个小时,便坐出租车回家。 

我住的地方是二十九楼的十九楼。我和高楚刚装修完就忙不迭的住了进去。 

走近大楼,就感觉到远离喧嚣繁华的一种寂静。从下面往上望去,大楼就象没有人住似的,不见一点灯火,黑压压的仿佛随时要向自己倒下来。 

高楚搂住我的腰说:“人们都出去狂欢了吧?只有我们回来这么早。” 

我看着他英俊的脸,说:“我想回来和你更浪漫一点。” 

高楚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烛光?圣诞礼物?还是其他什么?” 

我嘤咛一声偎在他怀里,说:“我想要你。” 

高楚哈哈笑了起来,搂得我更紧,几乎是抱着我走进了大楼。大楼一共有两部电梯,一部是人工的,一部是自动的。 

高楚诧异地看了一下电梯门上的数字,说:“自动电梯的灯没亮?没开吗?人工电梯倒是开着,怎么停在四楼,不上不下的?” 

我也注意到了:“或许开电梯的人在四楼吧。”我伸手按了一下墙壁上的按钮。等待电梯往下降落。 

高楚的目光不离数字灯,自言自语,又好象在询问我:“都快十二点了,还有开电梯的人?” 

我笑着说:“今天是平安夜。肯定有很多夜归的人,开电梯的人也加班喽。” 

高楚皱了下眉:“不是有自动电梯吗?咦,电梯怎么还不下来?” 

我也有点纳闷了。 

我和高楚搬进来不过一个星期。由于人工电梯平日开放的时间正好是我们上班的时间,所以平常都是乘自动电梯上下楼的。人工电梯里开电梯的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我们两人直勾勾的盯着电梯上的数字灯,可灯光始终都亮在“4”上,丝毫没有改变的意思。 

我靠在他身上,因为折腾了一晚上,已经感到身心疲惫,几欲入睡。而他却等得不耐烦了:“怎么搞的?这开电梯的太不负责了。把电梯停在四楼,他自己跑哪儿去了?我到小区保安室去问问。总不能让我们爬到十九楼吧。”他忿忿对我说着,眼神里征求着我的意见。 

我点点头。如果只是住在五六楼,那走上去也没问题。但十九楼,实在让我觉得遥不可及。以我现在的精力,肯定爬不上去。又是跳舞,又是疯叫,整个平安夜早把我的体力耗尽了。 

我们刚走到大楼门口,没想到天空忽然一记闷雷,随即漫天大雨象是有预谋地齐刷刷地打落下来,气势逼人,顿时把我们从门口又逼退回去。 

高楚望着乌黑的天空,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奔过去,找一下值班人员。”我知道他不忍心让我冒着大雨跑到小区门口。从这幢楼到小区保安室起码还有二百多米。我点着头,然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大而有力的手。 

他回头瞧了我一眼,竖了竖衣领,然后冲进了漫天大雨里,立刻被茫茫黑色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