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让我立即去西北的某个城市开会。我便坐上了一趟发往西北的火车。 

那趟火车着实破旧的很,人又特别多。因为是临时决定去的,所以也就没有买到卧铺票,便只好挤在硬座车厢里。坐在我旁边的是个二十一、二岁的漂亮姑娘,看打扮应该还是个学生。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夫妻或情侣,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呢地交谈着什么。为了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我向他们提议打牌,结果大家都同意了。我们四个人一边打牌,一边闲聊,时间很快便就过去了,大家也熟络了不少。 

灯突然一暗,原来到熄灯的时间了,可我们四人都没有睡意。那漂亮女孩提议说:“不如我们每个人讲个故事吧?”我们三人表示可以。那个女孩先讲了她和他男朋友的恋爱故事,即平庸又老套。不过我们三个人还是很知趣地捧着常接下来我讲了个网上看到的半荤半素的笑话,结果那女孩居然笑得死去活来,而那对情侣只是适时的微笑了几声。 

该轮到他们讲了。那男的咳嗽了一声,说道:“我给大家说个带点儿恐怖色彩的吧?”那女孩一听连忙说:“好啊,我们宿舍每天晚上都收听电台的恐怖故事呢,那才过瘾! ”女的好像在那男的耳边说了什么,那男的回答到:“没事,说说无妨。我给你们讲个画骨的故事吧。”他转过脸来。 

“画是绘画的画,骨就是骨头的骨。那是五年前的事了。我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来到一个小城的中专教书,教的是美术课。 

“同学们今天给大家上的一课是如何画人体骨胳。人体骨胳是由206块骨头组成,其形态可因生活习惯、工作性质不同,或是某些疾病,而产生一定改变。李白云:‘蓬莱文章建安骨。’可见这“骨”便是书画文章的神气精髓。为了让同学们更直观的了解,我特意从学校的实验楼里借来这副完整的人体骨胳标本给同学们看一看。” 

说完我把盖在上面的帆布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副完整的骷髅架。下面有些胆小的女生已经开始尖叫了起来,也有几个淘气的男生在跟着故意起哄。甚至有人在下面说了一句:“这骷髅的体型和老师挺像的。”我注意看了看,还真是。简直让我有点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在一片议论声中结束了这节美术课,我如释重负。喊上二个高大的学生和我一块把这副骨架扛回去。我们气喘吁吁地放下这骨架时,有一个学生一不小心把其中一块骨头给碰落在地,我拣起来一看好像是块右肩胛骨。弄坏了这骨胳架可是要罚款的,我也要挨领导的批评。当时实验室里只有我们三人,所以那个冒失的学生便建议把弄掉的骨头仍掉,这样一来只要下次借的人没有发现便可以蒙混过了。我当时也同意了。 

过了一个星期,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件事。直到有一天,那个冒失的学生没有来上课,来的却是两位警察。他们告诉我那个学生昨天夜里死了,凶手极其残忍地挖去了他右肩的胛骨。我的心猛地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冷汗不停地冒了出来。 

听到这里,我的心也微微颤了一下。坐在我旁边的那个漂亮女孩看来已经有点儿害怕了,居然说了句:“已经挺晚了。”对面那男的笑了笑,说;“已经快讲完了。”便又接着说了下去。 

第二天我又去了实验室,看见了那幅和我身材挺像的骨胳架正完好无损的摆放在那里,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右肩胛骨上好像有几丝血丝。我逃出了那里,冲进洗手间开始不停呕吐起来。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画过骨了。 

说完这故事,他点上了一支烟又递了一只给我,告诉我下一站他们就下了。我俩去了吸烟室猛吸了起来,彼此看了几眼,却相对无言。回到座位上我已经感觉到累了,渐渐我睡去了。梦里竟全是那该死的骨胳。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声惊醒。朦胧中我看见坐在身边的那个漂亮女孩疯了般地哭叫着,一边颤抖着一边拼命往座位角落里缩。我再仔细一看,她和我座位之间的空隙处放着一块肩胛骨,上面竟然全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