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家是所很古老的房子。

有一次阿美悄悄的告诉我她的这个青梅竹马,这房子五四年就盖好了,当时是座很豪华的别墅。 

可是再豪华,岁月也不免给它抹上斑斑点点锈啄的痕迹。 

高大的屋檐只剩下被腐朽了的褪色的木头,依稀露出当年威风的样子。 

窗子则是长年的被宽厚的窗帘盖着,阳光似乎很少光临这所老房子。 

亦或许老屋已经被岁月忘记。 

阿美小时候总是会说起她害怕。 

因为每次晚上睡觉的时候,安静的房间只能听见钟表的滴答声。滴答……滴答……然后随着那滴答的声音,就会飘来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忽远忽近的看着阿美,阿美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东西是白色的。有时候那东西会站在阿美的床头,看得阿美大气也不敢出一下。那东西有时候也会躲在阿美的床下面,阿美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敢蹬被子,因为她怕,怕那个东西忽然用凉凉的手拉住自己的腿。 

阿美总是会和妈妈讲那个东西的事情。 

阿美,乖。你说的那些是不存在的。那不过是你自己的想象,阿美要自己变的坚强哦。 

有一次阿美病的很重,一直在发烧。迷糊中看见妈妈过来把她抱到了父母的房间。 

还听到妈妈喃喃的说,阿美,过来和妈妈睡,不要一个人在那屋子里睡。 

阿美一直到今天都确信妈妈也感觉到了那个白色东西的存在,只不过妈妈一直没有承认过。 

后来阿美的妈妈去世了,奶奶搬过来和阿美与爸爸一起祝 

奶奶会很疼阿美,只要阿美喊怕,奶奶就会把阿美抱到自己的房间。 

奶奶当年17岁的时候就嫁给了爷爷,爷爷家是个地主。 

但是爷爷和兄弟分了家产,把自己的田地卖了,用这钱去上学。而后又去日本读医科。 

在留学回来29岁的时候,他遇见了奶奶,他骗奶奶说自己25岁,年轻的奶奶脸上红晕四起,嫁给了爷爷。爷爷在1945年跟着红军当了随军军医。而后,解放了。爷爷的很多战友死掉了。爷爷九死一生终于活着回来见到了奶奶和两个女儿。在五四年的时候盖了这所房子。爷爷生前总是会把自己锁在书房里,自言自语的说话。奶奶说,那是爷爷的战友回来看他来了。 

后来爷爷去世,奶奶就自己搬到了乡下,说是不想再看到爷爷的老战友。妈妈总气奶奶说这些吓唬人的话,说是对小美的成长没有好处,所以从来都否认那些白东西的存在。 

妈妈去世后,奶奶就又搬回来照顾阿美和爸爸。 

阿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吊着的灰暗的灯光来回的摇摆。 

夜已经深了,家人都睡着了。 

哒——哒——哒。阿美听到了有人在轻踏楼梯板,阿美是睡在他们家二楼的。 

阿美浑身发冷,耳朵一直都竖起来听那静夜里的声响。 

那声音越来越过分,咚……咚……咚……竟然敲起阿美的房门。 

阿美用手堵上了耳朵,但是却一点也不能阻止那声音飘进自己的耳朵。 

而后,那团像长了眼睛一样的白色的东西又漂浮在阿美的面前,阿美大声叫着:不要啊! 

阿美,你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 

我看到已成为我妻的阿美,就知道,她又在做梦的时候回忆起小时侯那可怕的境遇。 

我握着阿美的手,拍着她,阿美,为什么在你长大以后就见不到那些白色的东西了呢? 

那是因为我小时侯身体不好,太虚弱。后来我身体变的硬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