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又凶又酷一点表情都没有的游 健老师今天一点都不神气,从早上到中 午都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呆滞的眼神底下想的都是他老婆--也是在学校教书的简 丽娘老师--最近对他的不理不睬,他们之间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了, 不只如此, 简丽娘最近根本是连碰都不让他碰,今天早上当他一翻身碰到他老婆时, 他老婆更 是对他怒吼: [拿开你的猪手!滚开!] 游 健老师拿起了摆在桌前的照片,照片里有他,他老婆,还有他们一起养的 狗--巴特.他们夫妻感情本来是很好的,虽然他在 [那方面] 不是做的很好,可是 他一直都很努力啊!到底是甚么时候开始他老婆渐渐的不理他呢?对了!就是他们 一起养了巴特之後没多久, 原本他是为了讨他老婆欢心才去宠物店买了巴特啊!这 件事的发生会不会跟巴特有关系呢? 一个疑问在他心中浮起, 渐渐地有了画面,对了!他老婆最近几个月每天傍晚都 带著巴特出去溜狗,而他家隔壁就住著在同一所学校教书, 同样也养狗的戴其巴老 师,一定是他,一定是戴其巴在每天傍晚和他老婆简丽娘一起溜狗时勾引他老婆,说 是溜狗,谁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 游 健一向对戴其巴没好印象, 那家伙只会一天到晚在他面前吹嘘他对女人有 一套, 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这死家伙居然搞上他老婆了!他心中好恨啊! 恨不得杀 了他! 他不知不觉地自言自语脱口而出: [有机会我一定要杀了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 放学後游 健老师为了查资料独自一人来到了图书馆,在馆内走著走著,脑中 却全是复仇这件事,这样的怨念太强烈,像电波一样地往外传, 不知不觉中仿如无意 识一般他走到一本黑色没有书名破旧的书前. [奇怪了!以前没看过这本书啊!] 基於好奇,他拿下了这本书, 突然之间一张犯黄的纸掉了下来,他捡起来一看, 刹那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上面竟然写著: [想报仇吗? 烧了我,让你老婆吃下. 她和她情夫将会在今晚十二点整七孔流血而亡!] 黄的白纸,惊骇的文字,诡异的图形,游 健老师手微微颤抖, 过了好一会才 清醒过来,他看看四周,没有人!於是他小心翼翼将那本书放回去, 将那张纸收到他 口袋中. 回到家後,他老婆正在客厅中看电视, 看到他回来,简丽娘看都不看就说: [不等你回来!我先吃过饭了!] 游 健走到他老婆身旁,他真的不明白他老婆为何变得如此冷淡, 他伸出手想 抱抱她,她却一把推开说:[脏死了!不要摸我!我刚洗过澡!] 怀著一股闷气走开,他心想:[是啊!洗过澡了!跟那个戴其巴一起洗的吧!] 走到厨房,他越吃越气,越吃越不能平衡,吃完後他开了冰箱倒了杯牛奶,烧了 那张图书馆捡来的纸,灰烬倒进牛奶中,一阵搅拌後他拿著牛奶走出了厨房对他老 婆说:[喝杯牛奶吧!养颜美容!] 他老婆看都没看接了过去, 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他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快感! 他跟他老婆整晚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点,十点半,十一点,十一点 半,十一点四十五,十一点五十,十一点五十五... 他不断看著时间,又不断看著他老婆,他老婆突然勃然大怒对他大吼: [看甚么!我脸上有大便吗?还看!小心我...] 他老婆突然脸上一阵狰狞,痛苦地倒了下来! [我...好...痛!好...难...过!...] 游 健猛的一起身,大声问道: [说!你那个奸夫是谁?] [甚么...奸...夫...啊?我...不....懂...] [还装蒜!说!不说你只有死路一条!] 他老婆紧闭著嘴,一个字都不说. 突然之间! 当!当!当! 他家那个每到几点就响几下旧式时钟响起来了! 当!当!当!... 突然!巴特在庭院里哭了起来,呜~~呜~~呜~~ 多么骇人的声音啊!充满了恐怖!难道是戴其巴的鬼魂在庭院里吗? 当!当!当! 他顾不得在地上挣扎的老婆,冲到庭院中,当!当!当~~~ 随著最後一声钟声的结束巴特也安静了下来,游 健走到庭院外转头一看! 戴其巴家里灯火通明,窗帘上还映著人影,他根本没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带著复仇失败的失落,游 健转身走了回去,却看见... 巴特! 他的爱犬巴特!巴特全身是血.... 而且巴特还....吐了一地的奶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