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一所医学院,座落在一座小山山脚。校区沿著山势蔓延而上在校区的尽头,也就是快接近山顶的地方,是学校医院的停尸间。种阴深的感觉也不用我赘述。学校的学生也很少有人敢去那里。事情是发生在快期末考时,有一位素来铁齿的学生不知怎麽突然与同学辩呀辩的就突然打起赌来了,他说他敢一个人在那里面渡过一晚。

一些好事的同学就说如果你真的办到,大家就输你一顿大餐。那个学生就说:“好!这顿大餐赚定了,顺便还可以准备考试呢。”

於是当天傍晚,那位学生就准备了一些想看的书,大伙就一起上山。到了停尸间门口,同学就说:“我们不把门锁起来,害怕的话就自己出来吧。”那位学生还很爽朗的要大家把大餐的钱准备好。

於是,一夥人就把他留在山上,下山去了。然而,就这麽凑巧,在大家走後,学校工友上来检查,他看到停尸间的门没关,就顺手把它锁上了。

第二天,大家发觉那位学生居然真的没回来,心中也真有点佩服。於是大家又结伙上山来看看那位学生。走到门口时,突然发现门竟然上锁了,心理就涌起了不大好的预感。大家七手八脚的把门打开後,一看到里面的情景,胆子小的当场晕倒在地,其余的人也不禁趴到地上呕吐起来…………

原来,只看到整个房子里的棺木倒的乱七八糟,尸体也横七八竖的满地都是,而且也有不少尸体已是残缺不全。而那个学生满身是血,手里、口里似乎还能看到尸体的残海双眼无神的挥舞者双手,嘴里还不断著念著:“我不怕你!我不怕你!过来呀!看我咬你!看我咬你!过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