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位迷离杂志的报导者,为了满足读者的需求,也因为工作的 

关系,令我的生活中常有些超越人类所无法理解的经验 .... 

那一天,我□达了曼谷,这次的行程并不是游山玩水,也不是出国 

访远亲,而是因为因为工作的关系,让我有机会第一次踏上了这块土 

地,也第一次让我有了个不可思议的体验。 

由于迷离杂志的题才不足,老总特地为我计划了这次的行途,好让 

我到泰国,一个隐藏着无限诡异的国家,能够"庆幸"地找到一丝灵感 

,来援回迷离社的良好行势。 

那一天的天气很和丽,真好比与我的心情成正比。我背着行□走进 

一家名字不详的旅栈,草率地休息一番后就进行我来此地的目的。根 

据这店里的老板说在不远处有一家无儿女的农夫,由于找不着人手替 

他在半夜里看顾田园,所以不久前饲养了个鬼仔,希望能够替他减轻 

这个负担,所以老板提议我可以找他谈谈,但愿他能够给予我一点目 

标。当然养鬼仔这门话题不再是新鲜了,所以并不是很吸引我,但总 

比漫无目的在这人海茫茫的陌生国家里海底捞针好得多。所以在无可 

奈何的情况下只好到那儿走一躺。 

乡村地带的路途很崎岖,好不容抵达了旅店老板所说的农常这间 

农场离市区还□有一段路途,且位于山区中,所以令我难免有点隔世 

的感觉。我在四周徘徊一会儿后,发觉有对相当苍老的妇夫用着奇异 

的眼光望着我,也许我是外来人的缘故吧。后来,我用着生硬的泰语 

说明我的来意之后,他们才缓和下来,并很热情地招待我。当然,我 

是一位报导者,很明白他们的心情。由于常年待在似乎与世隔绝的山 

区中,且鲜少人来探望他们,突然有远客到访,一定会尽地主之馀来 

好好招待我。这种经验对我来说已是家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