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树,据说是一对爱侣,因为双方家长的反对而不能相守,二人相约 在此殉情。以后便长出了二棵相偎相依的桧树。后人为纪念他二坚贞的爱情 成全二人的心愿,就地让二人拜堂完婚,谓之夫妻树。 

但山地人却不是这种说法,对这二株树可就没有动人的凄美传说。甚至 原住民们相传着这二棵树是二个坏巫师的化身。因作恶被正义的巫师们禁锢 在这二株树身中,而这二棵树在原住民们的囗中也不叫夫妻树,却是带有一 丝邪恶、恐布称谓的恶魔树。 

当然凄美的爱情故事总较讨人玩味,谁会去在意什么恶魔树的说法。当 下就给比了下去,大家想看的当然是这爱的死去活来的爱情故事所留下来的 见证,管它什么鬼、魔的扫兴之说。于是一车一车的游览人潮就不断拥入,然而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发生了,不是爱情故事的男女主角出来跟你打哈 哈,倒是恶魔们出来要人性命。 

民国七十九年,一部游览车来到了夫妻树,目的当然是好奇的游客要来 看看这夫妻树倒底长得什么样子。司机先生把游览车开到夫妻树旁的空地停 好,习惯性地拉好手煞车。旅游小姐对着旅客解释着夫妻树的源由:说也奇 怪,右边这二棵连专家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二棵巨大的树会单独的长在悬 崖边?原因很简单,这二棵树是一对情侣变的,他们坚定的爱情,使得树身 在此屹立不遥就在解说到一半,有人突然举手:运将,冷气怎么开的那么 冷?连导游小姐也觉得是开得太强了。但是司机先生说早就把冷气关了,那 

有在高山还开冷气! 

运将先生早就快被禁烟的车箱给毙死,赶紧下了车点根烟抽了起来,车 上的旅客也陆继下车,一部份人则待在车上聊天、休息。就在此时,游览车 却缓缓地往后退,在一旁抽着烟的运将见状,赶忙自地上捡了一块大石子冲 到车后轮胎放下,准备以石头止住下滑。不料巨大的游览车根本不把一粒小 石头放在眼,迳自压过依然往下走。 

运将一看情形不太妙,跳上了车,只见驾驶座上一团白雾状的人影,正 对着他傻笑,运将一惊,又跳下了车,可是游览整个入百公尺深的山崖下 。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吓得其它的游客张大了囗,而目睹车子崖的旅客, 不禁悲从中来,失声大哭。 

这桩意外夺走了十数条人命。崖上的旅客在意外发生时,似听到身旁 的夫妻树发出了几声咻咻的呼啸声,崖上的旅客没有人会否认这二棵树就是 恶魔的化身。然而,意外并未因此画下了句点。这十几条人命,只是灵异事 故的开端。 

另一件怪事发生在民国八十年的春节间,住在台北市的许金德一家五囗 ,突发其想的来到中横度年假。但,老天好像不太眷顾他们一家人,每家饭 店和旅馆早在一个月前就给订了,那有房子可以祝天将黑,一家人还是没 地方栖身,终于来到了夫妻树旁。许金德突然想到后车厢还有上次露营的 用具,当下就决定在树旁露起营。 

打点一切,许金德双手抱胸:「奇怪?好冷,好像零度以下吧9 

「废话!冬天的高山上不冷才怪?」银美说着,从后座行李箱拿出二床羽毛 被。看得许金德直摇头,就算是旅馆也不见得这么齐备。 

「小鬼头们都睡了吧?」许金德问。 

「那有可能?还在玩大富翁呢9 

「银美!你看!那边也有人在露营,好像还升火烤肉哦9许金德忽然有种 

「德不孤,心有邻」的感觉。 

「好啦!这个时候就算有人在夫妻树上搭树屋,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啦9 银美自顾自钻进帐蓬中。 

许金德自言自语,「说的也是9 

凌晨三点半,银美和许金德突被吵杂的这语声吵醒,似说话的声音就 是从帐蓬上方传来的。银美推推许金德说:「阿德,你出去瞧瞧。」推开帐 蓬一看,果然有七、八个人在帐蓬外席地而坐,悠闲地聊着天,一看到许金 德,纷纷出言招呼。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找不到旅馆住?每到假日,这附近旅馆全都客满,真不方便9。 

「一起来吃点烤肉吧9 

面对热情的邀约,许金德正感到有些却之不恭,帐蓬内却传来银美的声音, 

「阿德!你在干嘛?」。 

「对不起!我家黄脸婆在叫人了,你们慢用吧9许金德正想钻入帐蓬内, 

鼻中却闻到一阵好似腐肉般的腥臭味,不及多想,一骨碌的走进帐蓬,拉好 棉被后便呼呼的睡去。 

「阿德!起来啦!儿子们怎么全部不见了?快起来啦9 

睡梦中被挖起来的小德,往旁边一瞧,果然,三个儿子全不见了,正打算起 身瞧瞧,帐户传来小儿们的嬉笑声。 

「大哥赖皮,经过我的信义路,二楝房子要付三千二的过费才对9 

「哇!小智,你是吸血鬼?过路而已,要付三千二?」 

「不管!所有权状上写的9小智正据理力争。 

「给就给!你就别走到忠孝东路,一楝旅馆,外加一楝房子,起码可以生个 万百块,到时候你可别求我9 

「天亮了!三个小毛头再见啦9 

陌生的声音,阿德听得出来是昨晚的那群家伙。 

「大叔,你们要走啦9小智说。 

「对!你们慢慢玩哦9 

「大叔,你们的烤肉忘了拿9 

「哦!不拿了,留给你们吃吧,再见罗9 

阿德心想,怎么能收人家的烤肉呢?棉被一掀,便钻出了帐蓬,一股血腥味 立即灌入鼻子,差点没昏倒。再仔一瞧,阿德整个人顿时瘫坐地上。三个儿 子围坐在地上,正在分食一块带毛的动物尸!血腥味正是出自于此。满囗 鲜血的小儿子对大儿子伸出手来,「我还要!烤肉真好吃9。 

三个小孩连毛带血的吞食着动物的尸,大儿子手中的那块似是狗头 还滴着血呢!诡异的气氛笼罩在四周,阿德顿时全身无力,而旁边的夫妻树 ,却在此时传来咻咻地尖啸声。刚离开的陌生人,一个接着一个走向崖边后 便一个接着一个跳了下去,最后一个人还邪异的回身一看,才往下跳。久候 的银美,此时也已不耐烦的自帐中探出头来,「阿德!你搞什么?」银美 看到眼前的景象,了二声,就昏倒在地。 

小智发现了跌坐在地上的爸爸,便说:「爸爸!你起来!吃块烤肉吧 9说完,把手中那块自滴着血的狗肉,往阿德的身边送了过来。 

「全给我过来9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阿德大吼一声。顿时,夫妻树的 尖啸声停止了,三个儿子打从娘胎出生至今,谁也没见过父亲发过如此大的 火,这么生气,手上的烤肉,纷纷掉落在地。阿德顺手把挂在帐蓬上的毛巾 摘下,往大儿子的身上扔去。「嘴巴和手擦干净,全部给我进到帐蓬9 下完命令,阿德便扶起昏倒的银美走入帐蓬内。 

次日,帐蓬内,银美霍的坐直了身子。 

「阿德!阿德!儿子呢?」 

「不是在睡觉吗?」阿德换了个姿势,拉拉棉被。 

银美看见了三个儿子躺在帐蓬一角,这才拍拍心囗,喃喃的说:「还好!只 是一个梦而已。」 

这个秘密,阿德始终没有告诉老婆银美;三个儿子至今也仍认为他们吃 的是烤肉。然而他们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经过那次的露营之后,父亲见到狗 就会吓得手脚发冷?这答案,当然只有阿德心明白。 

健忘的人们,如今夫妻树依旧矗立在中横的山崖上,游客依然不绝,而 诅咒还是存在,下一个中大奖的人会是谁呢?或许是太过好奇的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