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老朋友,他左手臂上有个奇怪的十字形的疤,我从小 时候就见过了,据他说那是个胎记,出生时就有的,这样的胎记虽然少见,但是多 年的相处,我也早就见怪不怪了,直到那年暑假&

8226;&

8226;&

8226;&

8226;&

8226;&

8226; 

升高二那年暑假,有一天跑去陈的家里,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家,父母和一个 姊姊都外出工作了。我看见他拿着户囗名簿,问他做什么,他说待会警察要来查户 囗。我闲来无事,就顺手拿过他家的户囗名簿,随意翻看,结果发现奇怪的事。" 咦?怎么你还有个哥哥?"我看见户囗名簿中,长子那一栏登记着另一个名字,但 是这栏的底下写着一个"殁"字。"听我爸妈说是五个多月的时候就死了。"陈平静地 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他从来没提过这件事,不过更奇怪的事情是,陈的名字,和 他那位死去的哥哥的名字,是同音不同字。"是为了纪念吗?"我问,"不是,而是 因为&

8226;&

8226;&

8226;&

8226;我就是他!" 

后来陈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当然,这些事都是他爸妈后来告诉他的。 

当年陈家的第一个孩子夭折的时候,陈妈妈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精神变得有 点失常,整天不吃不睡,只是守着孩子的遗体,喃喃念着"缘份尽了吗&

8226;&

8226;&

8226;&

8226;缘份 尽了吗&

8226;&

8226;&

8226;&

8226;"就在遗体将要火化的前一天晚上,她突然发疯似的拿着刀子,在死 去孩子的左手臂上深深地划下一个十字形的伤囗,并且说"缘份还没尽&

8226;&

8226;&

8226;还没&

8226; &

8226;&

8226;&

8226;你一定会再回来的&

8226;&

8226;&

8226;&

8226;" 

说到这里,陈静静地看着我,而我的目光,正停在他左手臂的胎记上。"所以, 你可以想见,我爸妈看见我这胎记的时候,心情有多激动,他们认定了我就是那个 死去的孩子投胎再来的&

8226;&

8226;&

8226;&

8226;"陈说。 "哇!真不可思议!"我说,"但是,喂,你第一次死掉的时候到底看见了什么?记不记得?" 

"见鬼!"陈捶我一拳,"五个月大还没长记性,记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