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芸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八百多个日子里的禁锢终于结束了,小芸知道梦中的暗示 

终于有了解答。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引着自己,身体似乎不断地往下掉,眼前一遍黑暗, 

接着许许多多的场景却来到了自己的眼前,感觉如此的陌生又或是熟悉,但却像是拨快 

了几十倍速度的电影,一幕幕冲向自己,接着灌进脑中 ,脑子不断的膨胀、膨胀,但它 

的速度却没有减缓,就像一个就要即将被吹破的气球,随时就要爆裂。 

『啊;小芸禁不住发出一声尖叫,这时眼前突然闪了一下,一个静止的画面出现在自 

己眼前,是一面镜子,是她,不是自己,小芸知道自己与她已经完全合而为一。 」 

「铃」电话响了,慧慧、干脆与小云三人的心几乎是同时震了一下,但没有人 

有丝毫的动作,清儿的故事也在此打断,笑了一笑拿起了电话,听了一会她用很肯定的语气说: 

「好!我们知道了。」清儿一边说一边朝小云望来,然后挂断了电话说: 

「热水已经修好了,小云你可以去洗了。」清儿的目光闪过奇异的目光,嘴角泛起了微 

微的笑意。 

小云对清儿的话并没有反应,呆滞的眼神望着浴室的大门,身体也微微地颤抖着,慧慧 

这时蜷缩在墙角, 

干脆虽是惊骇但依究保持冷静,伸出手微握小云的右手臂表示慰问,但小云突然一缩移 

开身子,接着睁大双眼看着干脆的脸,干脆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小云看了大约两分钟 

终于哭了出来,干脆握住她的右手, 

安慰说: 

「别哭,别哭,都是假的。」 

小云抽噎了很久终于安静下来,心情已经比较平静,干脆说: 

「去洗个澡吧!今天大家都累了。」 

小云自知失态感到不好意思,迟疑了一会还是走进了浴室,小云小心检查了门,确定没 

有异样后,终于决定关上门,她向三人看了一看,这时清儿在干脆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干脆的眼中有着疑惑,小云关上了门。 

坐着浴池里,静静地想了许久心情才完全平静下来,穿上衣物,准备走出浴室,这时电 

灯忽然闪了一下,小云的情绪又开始显得不稳定,几乎是要惊叫出口,但似乎只是电压 

不太稳定,小云觉得好笑,但心中却有些异样似乎刚刚看见了什么。 走出浴室,清儿看 

见自己脸色微变,轻轻咳了一声,摇摇头。干脆则眼中有着不以为然的神色,慧慧脸色 

显得苍白,不住地寻问道: 

「是真的吗?」 

小芸吹着头发一面询问道: 

「什么事?」慧慧刚要开口,干脆却打断了她的话,说: 

「没什么?还不是那些9小云心想或许是自己刚刚的举动使干脆不愿告诉自己,点点 

头说: 

「嗯!好吧9但心中却隐藏着强烈的疑惑 

「到底清儿说了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小云心中的谜依然没有解开。 

「是说」慧慧回答道。 

「不等一下还是我告诉你吧9 

「你还记得三年前考完大学时,我们去洗温泉那次的事吧9 

「与这也有关系?」 

干脆肯定的点了点头,慧慧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年考完了大学,干脆约了我去洗温泉,那日只有我们两个人同去,我让干脆先进去 

,我在外头等着,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洋装的女人走了进去,我大声叫着: 

『喂!你不要进去!我同学还在里头;但她却没有听见我说的话,擦过我的身边,走 

了进去,在她擦过我的身子时我只感到全身一阵股寒。 

过了二十分钟干脆出来了,我问她是否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洋装的女人,但她坚决否认, 

没有看过这样的人,但我永远忘不了她的样子,她的冷冽的眼神,从那日起我再也不敢 

去洗温泉。」 

小云看了干脆一眼说: 

「你不是说没有看见吗?那又跟清儿说的有何关系呢?」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清儿说的」干脆停顿了很久,叹了一口气: 

「一年前我修了学,你们都劝过我!但是我一直很坚决,你们一定觉得我很傻,但是若是你们唉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