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第一个冬天,大家都很熟悉了.所以每晚回寝室不是说这就是说那.可怪事儿就在那天发生了! 

晚自修下了.因为气温低的原因,我们都各顾各的往寝室跑,谁也顾不上谁.我们寝室有6个人,大家回到寝室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往被子里面占,然后拿出一大包零食,细细揣摩它的味道.等到好好味的零食吃完了那就差不多是该打熄灯铃的时候了. 

我和记每晚都有睡前梳头的习惯.因为书上说每晚睡前梳头100下对发质有好处.我们每天都一如既往地梳,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也没人说过什么.可今天不知道是讲闲话还是怎么的,我们说到了梳头. 

真事闲人自有闲人消磨时间的方法. 

莉说,早上梳头很正常,中午梳头爱打扮,晚上梳头…… 

莉神神秘秘的,说到晚上梳头就什么也没说了. 

在我看来,一般人的好奇心再加上被她这神秘样儿一搅和,那一定就非常好奇的想知道下面的话了. 

我自认为自己的好奇心比一般人都多那么点儿,所以我一直追问.可她什么也不愿说,只有芳在旁边瞎起哄. 

我觉得没劲,起身去厕所.临走前甩给她们一句话,你们先定定神呀,待会儿我回来有事要说. 

我相信我的这句话也够格和莉的那份神秘劲媲美了. 

小解回来,发现她们都在各忙各的.我什么也没说就占进被子里梳我那100下了.因为我根本就没话要说. 

莉和我是邻居,也只有她知道我的那些小把戏. 

莉问我,你说你有事要说,到底是什么事呀? 

我当然不可以被她的这句给打败.所以就临场发挥随便说了一句,刚刚去厕所,我仔细想了一下,你必须告诉我们“晚上梳头”后面那话儿,说完了. 

她们互视,觉得我最后面那几个字说的有些多余,又有些莫明其妙. 

莉开口了,说,我是想说呀,可我怕说了你又骂我.(PS:我很喜欢骂人,寝室的人个个都被我骂过) 

咳,咳.我清清喉咙,说,没事儿,你说,我保证不骂你. 

莉还是有些怀疑我说话的真实性. 

芳又开始起哄了,莉,你说呀,她都说不骂你了,你说. 

那我说了.莉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晚上梳头跟鬼睡. 

蔼-!!记尖叫一声.说,莉,你可别瞎说,我正在梳头呢! 

闻其声,我发现我也在梳头.就赶忙放下梳子,把莉骂的没话说. 

记说,莉,今晚我就和你睡了.

莉没出声. 

我找娟陪我睡,可她就是不干.说什么我睡觉不老实,她怕受内伤. 

熄灯铃响了. 

铃声刚落,寝室里就只剩下黑漆漆的一片. 

我习惯性的把脸对着墙睡,因为我床头的墙上贴着谢霆锋的海报. 

半夜了. 

我迷迷糊糊地觉得我旁边多了个什么东西.我转身,发现那东西凉凉的.没过多久,那东西就起身走了.我猜想可能是记吧,因为她最喜欢起夜了.或许她上错床了呢!?所以我也没在意这事儿. 

第二天早上. 

我牙都没刷就质问记,你昨晚是不是有病呀?怎么睡到我床上来了呀!? 

记和莉都莫明其妙的盯着我. 

记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才有病呢.我昨晚都没起夜. 

我怀疑是她在捉弄我,便用质疑的语气问莉. 

莉说,她昨晚真的没起夜,我不骗你,她一直都和我睡在一起呀. 

晕,我的天!难道是我撞鬼了!? 

娟说,婷,你怎么了!?你别唬我们了! 

听娟这么说,我就更不爽了.我破口大骂,都是你害的,昨晚让你陪我睡你不干.

$@$%^%$

@^ 

华说,你是不是做梦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呀!? 

唉……只怪我平时把她们唬的够呛!到了关键时候没一个人信我说的.可我的感觉好真实. 

我只好叉开话题,说,我昨晚做了个梦.我梦到我在教室外面的走栏晒太阳,结果被人从楼上推了下来.不用说,我死翘翘了. 

她们都笑了,亏她们还笑得出来呀! 

晚自修下了,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回寝室. 

刚一回到寝室,娟就说,听我姐说,她们那一界有个女的是上吊死的,所以二楼左边的寝室都被封了不让住人. 

你怎么早上不说非挑现在说呀?我不耐烦的说. 

娟说,早上不说是因为不想影响你一天的情绪呀! 

那你就不怕影响我一晚上的情绪吗?我说. 

莉说,好了,别吵了,听她说. 

记插了一句,你姐比我们高三界,事情都过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让住人呀? 

娟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我姐说那事发生了她们还是一直住在那儿,可过了不久她们寝室就有个女的跳楼死了.再后来二楼左边的寝室就被封了. 

我有些神经过敏的说,你可别说她是这个时候跳楼死的哦!

娟说,我也不知道,只记得我姐说当时学校是用被子先把她的尸体盖住,然后再叫人来把尸体运走的. 

呀!那她跳楼的时候是冬天咯!不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嘛!!莉说. 

是的!!!不知道是谁插了一句!

寝室忽然一片寂静,然后就都没再说话了.是害怕吗!

……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那晚到底是谁睡在我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