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房屋出租 

这是一个台中女中女学生的故事,也是我的一位高中同学的姐姐,但由于其事先声明不愿将所在位置公布,我只有用较隐讳的方式写出。 

“房屋出租,限女,无炊,意者请电。”小琳抄下了电话,当接到放榜通知后,在入学通知后便父亲便告诉自己,自己找一天到台中去找房子,年仅十五岁的自己从这日起便开始要学习独立,而事实上身为大姐的自己,自小即被要求为弟妹的典范,因此这一切对她来说并不难,但是位居一个陌生的环境多少还是有著不安与寂寞。 

父母一再叮咛自己,环境单纯就好,其他则不必太予考虑,原来母亲要跟著来,但她拒绝了,因为家里的生意实在很忙,要母亲陪著自己就只为了找个住处,未免太予小题大作。拨下了电话,响了好久,一直没有人听,她再拨了一次,也是如此,而当她就要挂断时,电话那头通了,对方轻轻的咳了一声,用很沙哑的声音回答道:“请问那里找?”听声音是年约六十多岁的老人,小琳回答道:“我是看到您贴出的出租告示,我想租房子。”那人语气有些愉快说:“你想租房子啊,哦,这是我儿子贴的,他上班的时间比较不固定,因此不容易在家,这里的房客又刚好放暑假,所以可能让你等了这么久。”小琳:“没有没有,您太客气了,不晓得房子租出去了没。”老人道:“可能没有吧,我看你明天过来吧,如果我儿子不在,这里有位吴小姐,是这里的老房客,你可以跟她谈,我儿子好像把事情交待给她了,只是现在她在上班,明天是周末,你下午来应该碰得到人的。”老人的声音很慈祥,小琳因自小是外婆一手养大因此颇有温暖之感,说:“老伯难道现在不行吗,你不是在吗?”老人稍稍停了一下,声音有些沮丧说:“唉,人老了,什么都没用了! ”小琳知道老人的意思,说:“谢谢老伯,那我明天下午几点过来比较方便?”老人说:“两点好了,吴小姐正在准备公职人员考试,我想不会出去的?”小琳道:“好,那麻烦老伯跟她说一下,我两点过去,谢谢您。” 

老人道:“我待会可能就不在了,我想你明天一点半左右打个电话过来,确定一下,也比较不会扑个空。”小琳连声应好,但也不放弃其他的告示,但是老人给自己住址,离女中非常的近,而且市警局就在附近,因此也对这个房子怀著很大的希望。第二天小琳先打电话过去,对方是个年轻的小姐,声音充满著豪气,说:“你是中女的学生啊,那你过来看看,环境如果适合的话,我想你就可以搬进来了,房东已经说了一切我觉得可以就行,你放心。”小琳心里觉得很高兴,跟吴小姐约好时间,马上便赶了过去。房内颇为简单,里头有五个房间,除了一间房东自己有时回来暂住之外,余则一律租给女房客,租金还算合理,因此马上便定下了房间。三天后小琳就搬了进来,吴小姐人很直爽,小琳也喜欢她的豪气,因自己自即无兄姐因此也称呼她为吴姐,另两个房间听说一个是台中护校的学生,另一则是兴大的学生,因正是暑假,护校学生正在实习,因此通常不在,兴大学生,则已剩下一年,因此也多半是住家的时间比较多,但环境到很清静。 

二、闯进来的女人 

对于一个高一的学生,功课方面事实也不算挺累,但小琳一向紧张,因此才开学一个月,便给自己定了一个计画,每夜十二点就寝,而陪著自己的就只有中广调频电台的音乐频道,轻柔的音乐伴著自己度过这个寂静的夜。吴姐因第二天要上班因此都早早就睡了,只是常常会买些宵夜给自己吃。另两位室友,在一个月后才遇到,一个姓林,另一个姓方,小琳因自己最小,因此称呼对方为林姐及方姐,林姐因在一家医院实习,轮的是三班制因此有时候还是在医院小睡,比较少见得到,方姐则说自己只有几学分,家又住在彰化,因此也难得住在那儿,因此整个晚上有时会觉得孤零零的,好像全世界都忘了自己,念书念得累了,便走到阳台看看,放松一下心情。这一天小琳看看表是晚上十一点了,眼皮却几乎要瞌上了,因此便想再洗个澡清醒一下,天气热洗个澡也清醒一点。走到橱柜拿了自己的盥洗用具进浴室洗澡了,洗完澡后头上包著未乾的头发,这时身旁有位女子从阳台走出来,擦过自己的身边就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小琳当时正准备取 出浴室内的东西,因此也没在意那位是那位室友,但转过身时,却见那位女子一路走往自己的房间,接著就不见了,小琳当时未戴眼镜,心想定是吴姐,也不是非常在意,洗完自己的衣物,就回房准备吹乾头发继续念书。第二天晚上大约七点多吴姐回来了,心情非常愉快,说:“回了家心情也愉快点,不然日日窝在这儿迟早会发疯! ”小琳心觉奇怪,便问:“吴姐昨晚约十一点时,你不是在阳台外面看看,接著才回房的吗?” 

吴姐答道:“没有啊,昨天我请了假,我表姐结婚回去喝喜酒了,现在才回来啊! ” 

小琳顿觉心情紧张,把事情告诉吴姐,吴姐说:“不会吧,我已经住了三年,这里又没发生什么事情,我看是你没戴眼镜,一时眼花看错了,噢,待会我还会出去,我再买宵夜回来给你吃,别自己吓自己! ”吴姐走后小琳心情还是不能平复,十点后吴姐回来了,买了一个肉圆请了自己,小琳觉得很不好意思,吴姐说:“你是我学妹,学姐照顾学妹是应该的,早点睡,别想太多! ” 

三、老房东 

这天晚上,小琳心想昨晚一事便想早点上床睡觉,一看表也已经十一点了,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的敲门声,小琳心情跳了一下,接著自己也觉的好笑,开了门,外面却站著一位慈祥的老人,小琳顿觉疑惑,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人,老人笑了一笑说:“你一定是那个新搬来的房客吧,难怪你不认得我。但我跟你通过电话,你忘了啊! ”小琳一想原来这位老人就是当日租房时和自己聊了一会的老人,说:“原来是老伯您啊! ”但心想实在不便请老人进房聊聊,因此便走到门外和老人聊聊,老人神色很慈祥,小琳感觉得到他对年轻人的关心,老人说:“这间房子,我租了十多年了,都是租给学生,那位吴小姐也是先跟我租房子的,当时她还是兴大的学生呢,但后来有点事,我便把房子交给我儿子,因此你才会没见过我的。”小琳便询问了老人一些琐事,因她一来文静,二来年幼事浅,实在不知找何话题和老人深聊,聊著聊著突然想起昨日之事,便问了起来,老人脸色平和,说:“没什么,那是好久以前有位兴大学生,不知是感情问题还是什么问题,在这里吃安眠药自杀,这么多年了,也没发生什么事,我想,这没什么,年轻人何必想太多呢?”老人顿了一顿说:“我听其他房客说你很用功,几乎很少出去走走,这样不好,年轻人会想是不错,但多出去走走才不会念成书呆子。”小琳笑了一笑,老人神情很和气,似乎是在对自己的孙女讲话一般,聊了四十分钟,老人说:“你也该睡了,我回去了。”小琳也接受老人的叮嘱回房睡觉。第二天一早,小琳正要出门,碰巧吴姐也起床准备要去盥洗,小琳想起老人的话,便聊了两句,说:“吴姐,老伯说你是先跟他租房的,是不是啊!老伯人真好,好像我爷爷一样。”吴姐脸色一变,说:“小琳,你说的是哪位老伯。”小琳说:“就是房东的爸爸啊! ”这时吴姐脸色苍白,几乎是呆住了,过了一会儿,声音有点颤抖的说:“周伯伯早在一年前就过世了,他又是什么时候跟你讲,我是先跟他租房的。”小琳一时几乎无法动弹,心想几月前的电话,及昨日的老人难道都是,呆了许久,吴姐的话几乎都没有听进去,吴姐提高音量叫了她一声,她身体颤了一下,终于哭了出来,吴姐细心询问,她才把老人的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吴姐安慰她说:“别哭,别哭,周伯伯人很好,我想他一定是觉得你实在太乖巧了,因此便想把房子租给你,但又看你实在太文静了,才会在昨晚出来和你聊聊,他想跟我聊,我还求之不得呢。”当然小琳知道这不过是一句安慰的话。当日上课小琳一直是心不在焉,回家后便决定要搬出那个地方,吴姐劝她,她说自己实在没法再住下去了。吴姐帮她找了朋友,让她和她们住在一起,小琳很感激,但吴姐却没有搬走之意,或许真如她所说她并不怕,但试问又有多少人能像吴姐呢,小琳走吴姐定会更为孤单,但小琳实在没办法,一直到吴姐结婚后,小琳还一直跟她有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