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上大学时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是一个瘦瘦小小长着一个大眼睛小女生,小时候我一直学习不好,上了高中也不爱学习,学习没意思,我爱玩,什么都爱玩儿,就是不爱玩儿学习。

所以我只考上一个市属的破大学,这个大学原来是一个中专,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大学了,这个大学里也有中专,称为中专部,我们的宿舍和中专部的宿舍是一个宿舍,我们和中专部都住在同一个宿舍楼里,我们大家都住在一起,男生和女生,男生住在男宿舍,女生住在女宿舍,但住在一个楼里,不要嫌我写的罗嗦,从上学时我的作文就从来没有及格过,您将就看吧,总之全校的学生都住在一个老掉牙、长长的宿舍楼里。

这个大学的老师水平不高。我以为上大学后我就爱学习了,其实我错了,我还是象以前一样不爱学习,第一学期考试,我的高数和统计学就双双挂了,这里的主要原因是老师没水平,其次原因就是我爱玩。

在第一学期的最后一科考思想品德时,因为是下午考,上午又下了雪,我们很兴奋,就到旁边的公园去打雪仗,打雪仗是天下最好玩儿的游戏。我们分成两伙儿,我们经管班对决外贸班,我们女生其实没有资格打,在前线战斗的主要是我们班人高马大的男生,我们女生主要负责在后方包子弹,就是包雪团儿,我们把包好的雪团儿交给男生们,让他们打,狠狠地打。

包雪团是一件很累人的工作,主要是冷,我的手都被冻的没知觉了,我们不停的包,可子弹还是不够用,男生们打的太快了,子弹总是不够,男生还不停的喊:快点送子弹。我们也急了,向男生喊道:“你们节约点子弹”“瞄准点”“等靠近再打”一个女生又喊“不见鬼子不拉咸儿”,外贸班的攻势越来越凶猛,我们班的男生快顶不住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急中生智,我朝女生们喊到:姐妹们,我们往雪团里加石头子儿。于是我们开始用小石头作核,外面在用雪包紧,这样谁也看不出来雪团里有石头,这种雪团果然威力大增,它势大力沉、来去有风,它打退了外贸班多次疯狂的进攻,外贸班的男生被石头雪团打的晕头转向,大呼:厉害。最后我们经管班取得了绝对的优势,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最终取得胜利,还俘虏了外贸班包子弹的女生,看着那些被冻得可怜兮兮的外贸班女生的德行,我们乐坏了。我之所以用损招对付外贸班,是因为看不惯他们平时的骄横拔扈。

当我们走进考场坐下考试时,我们的全身都湿透了,尤其是我,浑身像个落汤鸡,只剩下个大眼睛没湿,发试卷的老师很惊奇的看到我们,他心里纳闷,天只下雪而没下雨,这些学生怎么湿成这样?老师看到第一排的我,吓了一跳,见我披着湿头发,头发还在滴水,浑身湿漉漉的,只有大眼睛在溜溜的转,活像一个微型的吊死鬼。后来老师终于弄明白了我们刚才去打雪仗了,老师生气了说,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东西,下午考试上午还去打雪仗,老师特别批评我,对我说,你这么一个小姑娘也跟他们去疯,我委屈的对老师解释,我没打,我只是在包子弹,我身上的湿,是被流弹打的,我的话刚说完,全班都乐了。

我为什么要写打雪仗,因为我第一次见到的鬼与打雪仗有关。

那次考试我第一个交卷,我之所以答的快,是因为我抄着了,我的座位是第一排的靠门的地方,这个地方很隐蔽,是监考老师的视觉死角,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怎么看都不象是一个干坏事的人,老师才不会注意我呢,老师只注意后边那些经常调皮捣蛋的学生,我这个位置看起来危险,实际上最安全。

我第一个走出教室,我走到2楼走廊的尽头想照照镜子,那里有一个大镜子,我正在镜子里看我自己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镜子里还有一个人,站在我身后,那个人好恐怖,象我一样,披着头发,浑身湿乎乎的,我看不清她的脸,我急忙回头看,天哪!我身后什么都没有。我再看镜子里,那个人还在,我被吓的半死,我疯了一样往楼下跑,一口气跑到了操常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鬼。

不知道我是不是和鬼有缘,我第二次又遇到了鬼,在那个老掉牙的宿舍楼里。

我们寝室在5楼,也是顶楼,我们刚分配到这个寝室时,我们按照惯例排定坐次,我在榜单上排名在六,我暗自窃喜,这个排名不低,其实我是空欢喜,因为我们寝室总共就六个人,于是我又被唤作小六。

寝室的姐姐们对我可好了,从老大到老五都对我关怀的无微不至,她们说我长得好可爱,瘦瘦小小的,还有一双溜溜转的大眼睛,她们说我象卡通片里的人物,至于是哪部卡通片,她们也说不准,好像哪部卡通片里都有我这样怪模怪样的形象。我有一个毛病,就是爱上厕所,这个毛病从小就有,所以到了晚上,我总是上厕所。

熟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一次我半夜上厕所,女厕所在走廊的另一端,好远,我走进厕所,灯很亮。我看到一个厕位好象有人,因为那个门上有一只手,那只手看上去很别扭,我没理会,就进了旁边的门上厕所,我一边上厕所,一边想刚才那只手,那只手怎么那么别扭,我又看我的手,突然,我知道那只手为什么那么特别了,那只手和我的手不一样,那只手有六个手指头,我吓了一跳,我静静的听,过了好长时间,旁边的门里没有一点动静,我害怕了,我赶紧看门跑出去,在出门的事后我又回头看了那个门一眼,天哪!那只手还在门上,有六个手指,我一口气跑回寝室,寝室的姐姐们睡的象死狗一样,老大还在打呼噜,我没敢惊动她们,这夜我一宿没睡。

打这以后我就不敢一个人上厕所了,我总是拉着寝室的老姐们上厕所,老姐们烦死我了,她们埋怨我,“你怎么胆子越来越小,你这么小的胆子还喜欢看鬼故事,你看你净买一些鬼故事书看,我看迟早有一天你会变成一个卡通鬼儿”

我吐着舌头暗笑。我心里说,我就是爱看鬼故事,这也不碍你们的事,哼!

自从那次“六指儿”事件后,我晚上睡觉总不踏实,好像走廊里总是有动静。

这种感觉持续了好久,直到有一天,我们寝室楼发生了一件血案。

一个人跳楼摔死了。

警方调查,那是一个贼,白天潜入宿舍楼里的一个仓库偷东西,发现有人来就躲进仓库里,后来想走发现仓库门已经锁上了,于是他就从窗户跳下去逃跑,这个贼智商很底,有点儿象那个抢IQ卡的范伟,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五楼吗?

警方还说,这个贼以前经常在半夜潜入这个楼里踩点。

当我知道有人跳楼摔死时,我的第一感是我在厕所里看到的“鬼”是不是这个笨贼,我曾到第一现场看那个尸体,当时现场只有110的两个接警民警,警方的大部队还没来,那个尸体上盖个草垫子,我用棍子挑开垫子看尸体的两只手。

警察发现我,大声呵斥到“哪来的小丫头子,玩什么尸体,快走开!”

我看过那个死尸手后,我更害怕了。

那个死尸的两只手上共有十个手指。

那个死尸不是鬼。

可我总在想,那天我在厕所看到的是什么?

后记

毕业多年,我总是记得上大学时奇怪的经历。

我的寝室的好姐姐们有的还和我有联系,她们总是忘不了我的样子,她们有时聚会时的话题总是我。

“唉,你还记得那个小六吗?”

“怎么不记得,小六的大眼睛好可爱哟”

“小六真逗,那么怕鬼,还爱看故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