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雪 

    性别:女

    身高:160厘米

    体重:46公斤

    基本情况:未婚,今年大学刚毕业,现供职于X市电信局。 今天是10月16号,雪23岁的生日。

    突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谁啊?来啦。”雪一面应着一面汲着拖鞋朝门走去。

    门口站着一个40岁左右的女性,穿着深蓝色套装短裙。

    “啊!于主任,是你啊,快请进来坐。”

    “小雪,我不坐了。”于主任略显严肃地说,“我来通知你一件事,明早有特别会议,希望你今晚回局里加班准备妥当。”

    “现在吗?”

    “是啊,很紧急,小雪。”

    “哦,我拿件大衣就来。”雪转身朝房里走去。但她本能地感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宿舍里有电话,而且手机也一直都开着,为什么要特意来通知我呢?

    突然间,灯灭了,她倒吸了口气,禁不住回头朝门口望去,于主任直立在阴影之中,微微上翘的嘴角勾勒出诡异的微笑。不知何时亮起了一缕橘黄色的光,从于主任的侧面照射过来,使她的脸形成了摄影术语中典型的阴阳脸。

    伴随着光的逐渐变亮,有三个黑影迅速从于主任的身旁窜出来,雪吓得后退了几步。

    但随后而至的情形却出乎她的意料,因为伴随着黑影的出现,生日歌也同时响起:“祝你生日快乐……”

    雪看清楚了,黑影一是莉莉,她托着蛋糕走在最前面,她向雪眨眨眼说:“还不快许愿?”

    “哦”雪恍然大悟地答了声,走过去双手合十,屏息静气,继而吹灭摇逸不定的烛光,大家一阵欢腾。不知谁重新按着门边的电灯开关,屋内顿时灯火辉煌。

    黑影二是陈明,高瘦个子,整齐的短发,拿了个沉沉的胶袋,说:“看,我带吃的来了。”

    “生日怎么也不说声啊! ”黑影三终于开口了,是赵凌,他双手拿了个大泡沫箱子,“是不是怕请客?”

    “不是不是,我是怕麻烦大家。赵凌,你拿的是什么啊! ”

    “哦,是几瓶啤酒。”他打开盖子展示了安静地躺在冰块里乘凉的啤酒。

    随后是切蛋糕,生日PARTY的气氛也逐渐进入高潮。

    于主任为雪斟满了一杯啤酒,雪连忙摇手说:“于主任,你也知道,我喝一点点就醉的。”

    “今天可是你生日啊,来,我敬你一杯。”

    “是啊,于主任最疼的就是你,你怎么也得喝。”大家附和着。

    雪勉强地喝下了这杯啤酒。

    不一会儿,雪就感觉到昏昏欲睡、如坠梦中。

    觉察到雪的醉意,大家起身告辞。

    刚走到门口,莉莉说:“小雪喝了酒,我去把窗关好,别着凉了。随后,她轻轻关上门,和大家一起离开。

    雪就这样静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

    负责此次案件的安冉警官问他的助手:“验尸报告怎么说。”

    “死因是吸入过量的二氧化碳。”

    “现场是否按我的要求原封未动。”

    “是的,警官。”

    “我得回一次现常”

    十平米的单身宿舍内充斥着陈旧的空气,玻璃茶几上布满纸屑果皮、打开盖子装啤酒泡沫箱子静静地靠在床边。

    “不是说昨晚有人跟雪小姐一起过生日吗?把他们带到现场,我有话要问他们。”安冉打通了他助手的电话。

    “请大家来的原因是,我怀疑你们中的某人谋杀了雪小姐。”

    四人一阵骚动。

    “请大家过来看看这个泡沫箱子,有什么奇怪的吗?”

    大家不解地摇了摇头。

    “难道不觉得里面的水太少了吗?”

    “是啊,昨天还是一整箱冰的。”陈明恍然大悟,“但是这跟案件有什么关系呢?”

    “有,这正是杀人工具。”安冉顿了顿说;“冰块下藏着大量干冰,干冰直接汽化成二氧化碳,使处在密室里的雪小姐死亡。”

    “想不到竟然是你,赵凌!这啤酒就是你拿来的。”陈明说。

    “不……不是我。”赵凌连忙辩解,“是莉莉,我们在小雪楼下等你和于主任时,莉莉让我拿的,她说她要拿蛋糕。”

    大家望向莉莉。

    “我……我没有想要杀她”莉莉惊恐万分,“她刚来……深得于主任喜爱,出国机会本来属于我,最后决定……是她。我真的……没有想要杀她,只是想……试试……试试。”莉莉抱着头语无伦次。

    雪走了,莉莉被带走了,其它三人也离开了,剩下的只有静寂的单身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