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的时候,苏宁接到了一封来自‘伟民律师事务所’的信。

信上说,苏宁的表姨婆去世了,遗嘱里有提到苏宁的名字,所以需要她在周日的上午十点去一趟律师事务所,领取那笔遗产。

高立一把抢过信,匆匆看了看:‘哟,那个老太婆还会给你留遗产?当初咱们结婚的时候她可是不太高兴,我还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认你了呢。’

表姨婆的确不太喜欢高立。记得结婚时,苏宁和高立要挨个去给长辈敬酒。敬到表姨婆那里时,老太太眼一翻,嘴一撇,死活不肯接高立手里的杯子,闹得特别尴尬。

闲话少说,周日上午10点,苏宁准时到了伟民律师事务所。,

一个微胖的,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微笑着迎上来:‘苏宁小姐是吧?我是冯伟民。既然您已经来了,我们就开始吧。’

遗嘱宣读完后,苏宁有些发楞,她没想到一辈子住在乡下古宅,从不愿出门的表姨婆居然有价值几百万的珠宝,更没想到表姨婆竟把这些珠宝留给了她。

‘你还不知道吧,你表姨婆的祖上是从宫里头出来的,这些都是她祖传的宝贝。’冯律师好像看穿了苏宁的心。‘还有,’他走到角落边,搬出一个纸箱子:‘遗嘱里特别交代,要你把这个东西摆在屋中。否则,你就会失去遗产继承权。’J=

‘什么,镜子?/高立不可思议地大叫起来。

纸箱子里的确是一面镜子。但,是个古镜。镜子是青铜打磨的,光洁如水。镜把上镶嵌着宝石,十分精致美丽。苏宁把古镜摆在了客厅了。

怪事渐渐地发生了……

一天,苏宁半夜醒来去起夜。那夜的月光很亮,苏宁经过客厅时隐隐听到了哭声。寂静的夜里,那声音显得格外悲凄和糁人。那是一个女人的哭声,细细的,彷彿藏了无限的悲苦。

浑身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苏宁突然发现,那哭声是从古镜那里传来的。她战战兢兢地望过去,正好看见月光照在古镜上,镜面像在翻滚。她不敢再看,拔腿狂奔回了卧室。

高立看着她不禁笑了:‘怎么跑成这样/

苏宁苍白着脸:‘你有没有听见?客厅里有女人的哭声/

‘不会吧。’高立疑惑地说:‘我连楼下的虫叫都听见了,哪有什么女人哭!你肯定是产生了幻觉了。’

苏宁躺了下来,摇摇头想,或许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又一个周末到了,高立一大早就去了他的单位——生物研究所。他最近正在攻克一个项目,经常去单位加班。苏宁打扫完卫生后,躺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梦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纠缠她……好像,又是女人的哭声。

苏宁猛然醒了过来。已经是黄昏了,橘色的夕阳缓缓下沉,给屋里的一切都笼上一层猩红的色彩。古镜静静地立在那里,镜面上的夕阳流动着,竟是如此光怪陆离。

果然有细细的哭声,就在古镜的背后。一个女人凄凄惨惨地哭着,和上次不同的是,哭声中隐隐约约有诉说的声音:‘呜呜呜……我的儿碍…他们把你扔到了井里……是为娘的不好,没有保护好你……那帮太监都是畜生……畜生……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我的儿碍…可怜你才出生,就没了命……’

忽然,女人的声音大了起来:‘我要你们还我儿子的命/

苏宁‘隘地一声惨叫起来,她冲上前抱起古镜,接着就往大门外冲。她要扔了这个东西,老辈人说古物一般有魂灵附着,她以前还嘲笑,现在是彻底信了!

高立正好从单位回来,见状赶紧拦住她:‘你要干嘛/

‘难道你听不见哭声吗?’苏宁疯了一样地叫着。可高立却皱起眉:‘够了,不要胡闹了!屋里哪有什么声音/他一把夺过镜子:‘别忘了这是接收遗产的条件,丢了它也就丢了几百万/

苏宁失眠了。屋子里还是有女人和婴儿的哭声。

都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来,她天天晚上都做噩梦,每天都会听到那个可怕的声音。可是高立却始终听不到。是的,因为这镜子是姨婆给她的,那诅咒也是针对她。苏宁变得神思恍惚,好几次在上班时走神,同事们看她的眼神怪怪的,都私下里议论她的神经有问题。

今天是七月十五了,苏宁忽然想起。她站起身,冲出单位,她要坐车回乡下去。

几小时后,老家到了。苏宁没有回父母家,而是直接去了表姨婆的坟上。她跪在坟前,泣不成声:‘表姨婆,你放过我吧……那面镜子我受够了,我真的好怕,好怕……’

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苏宁惊恐地回头,却看见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站在她背后:‘哎,你怎么这么伤心?’

年轻人自称叫齐皓,是表姨婆从前的邻居。他们聊了一下午,苏宁觉得心里舒服多了。这是头一次,别人不把她当神经错乱。

回到家,高立拿着一张纸,兴致勃勃地向她走来:‘嘿,苏宁,今天下午我去查了查这面镜子的来历,你猜怎么着?是个清朝后妃用过的呢!那个后妃本来很得宠,这面镜子就是咸丰帝专门赐给她的,但后来咸丰宠幸了别的妃子,这个后妃不甘寂寞,偷偷和宫里一个侍卫勾搭上了,还生了个私生子。可惜啊,宫里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孩子刚一生下来,就被太监们给扔到了井里。那妃子悲怨交加,在一个风雨夜抱着镜子上吊自尽了。’

婴儿……太监……井……原来,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

苏宁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捂住嘴,身体不断地颤抖。一定是这样,那个妃子把自己的怨念注入了镜子,她要向每个镜子的主人报复![原

半夜两点,高立已经呼呼地睡着了,苏宁从床上爬起来。她悄悄走到客厅,抱起镜子一口气冲到楼道里,把镜子扔下了垃圾口。她不要那些珠宝了,几百万的钞票再多,也买不回一条命!

回来后,苏宁睡得很香很香。早晨,高立拍拍她的脸:‘我去上班了。我给你煮了牛奶,你喝完再接着睡。’苏宁坐起来一口喝完牛奶,又接着睡了下去。

醒来时已是早上10点,苏宁摇摇头,索性不打算去上班了。走到客厅里,她突然愣住了!

古镜还在那里!还在那个柜子上!

苏宁的头晕眩起来,耳边似乎又听到了女人的哭声……她拿起梳子,木然地走到梳妆台前,梳理着头发,一下,两下……

镜子里的脸变了。那是个妩媚的清装美人,正拿着木梳,梳她的‘把子头’。她的口里轻轻地唱着小曲,她很开心,因为刚刚和侍卫偷欢回来:‘哼,皇上不要我,我也不稀罕他/突然,那张含春的笑脸变得怨毒:‘你们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们都不得好死/

镜中美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苏宁:‘以命还命,你也要跳下井去/

井在哪里?苏宁转过身,啊,窗户已经变成了井口,底下是深深的井水……她要跳进去,一了白了……苏宁慢慢地走近窗户,踩了上去……忽然,一只手从背后把她拖了下来。她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苏宁发现自己躺在‘伟民律师事务所’的沙发上。

冯律师微笑着:‘怎么样?舒服一些了没?’

‘我没死?’苏宁疑惑地问。

冯律师大笑起来:‘你没死,而且,那个古镜也没有鬼魂。一切都是高立捣的鬼,他和别的女人勾搭上了,想和你离婚却又贪图你的钱。于是他想出了这个方法:在放古镜的柜子背后安置小型录音机,放古装电影的片断来吓唬你,而且声称自己没听到。这样一来,你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而旁人也坚信是你有问题。最后,他索性在你的牛奶里放了一些毒素。别忘了他是生物研究所的,他提炼出的蘑菇毒素足以让你产生足够的幻觉。那天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可能就真没命了。’

‘谢谢你,冯律师。’苏宁有些伤感地说,她痛恨自己的丈夫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不要谢我,谢齐皓吧。’冯律师摆摆手:‘是他打电话来提醒我的。’

下楼后,天已经黑了。苏宁匆匆地往家走。

拐角处,一个年轻人走向她:‘嗨,现在没事了。’苏宁欣喜地看着齐皓:‘你怎么会知道真相?’齐皓笑了笑:‘你的表姨婆第一眼见到高立,就觉得他不是好人。于是她嘱托我,让我暗暗地照看你。’他看了眼苏宁,脸红了:‘其实,当初表姨婆想把我介绍给你的。’

‘啊,原来是你/苏宁惊喜地叫起来:‘表姨婆对我提过,她还说,你是留洋回来的化学博士。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再没提了。’她低下头,轻轻地说:‘现在……还来得及吗?’

齐皓的神情忽然变得很黯淡:‘太迟了,原谅我……’他转过身,慢慢地离开。

苏宁的泪落了下来。一阵大风刮过,刮起了几张糊墙的报纸。苏宁没有看到,其中一张几年前的小报上有着这样的标题:‘山路车祸 博士身亡’,旁边是齐皓那张灿烂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