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大日本帝国皇历大正六年,在殖民地台湾的竹堑城外乡村里,住著一位阿伯人称福寿伯,这福寿伯不是别人,正是老衲的老妈的爷爷,福寿伯虽然没念过书,但却也上知天闻下晓地理,在村子里是位人人敬重的长者,福寿伯虽然生在清朝及日据时代又没受过科学的洗礼,但是却决不迷信而且极富研究精神,说白话一点就是〃铁齿〃组的组长,他是打死他都不相信有鬼的那种人,可是偏偏又常常遇见鬼,请听我慢慢道来。 

一天早上,福寿伯打算到竹堑城去把么儿的童养媳带回来,古时交通不发达,去哪都得靠两双腿,由其是福寿伯住在乡下,想要进城办事,非得早一点出门,才能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福寿伯从家里出发到城里的途中,会经过两个密林的坡道,一个是长满相思树的石板坡道,叫做伯公崎,一个是长满密密榕树的石板坡道,教做榕树崎,这两个坡道好像梯型的两边,而上面的平台就是竹堑有名的古奇峰。 

由于榕树是属阴的,而榕树崎又长满参天的榕树,枝交错树根盘结,即使在正午时分行经此处,也是不见天日阴凉无比,有点像倩女幽魂中黑山姥姥的住处,所以闹鬼的传闻从来就没断过。正巧这天福寿伯在城中办事耽搁了,想要起身回家时,友人警告说∶〃天色已晚了!听说榕树崎闹鬼,我看你还是留下一宿,明早再走。” 

福寿伯不以为然的回答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更何况世间根本没有鬼,如果真被我遇上了,我一定捉来研究研究(,说完后,就牵著儿子的童养媳--五岁的银妹,踏上归途赶路回家了。 

行行复行行,两人走到了榕树崎,年幼的银妹不堪旅途劳顿,累的走不动了,福寿伯只好把银妹背在身上,继续赶路,此时疲惫不堪的银妹突然指著石版坡说道∶〃伯伯!路中间有个女人坐在那边,我们会过不去〃,福寿伯抬头一看,可不是嘛!一个身穿白衣留著长发的女子,正背对著福寿伯两人坐在石板坡上....]未完,待续) 

话说,那白衣女子坐在石板坡上,背对著福寿伯和银妹俩人,幽幽的叹著气,这石板路只有一人宽,两旁即是密密麻麻的榕树林,连错身的的地方都没有,福寿伯无奈的只好放下肩上的银妹,缓缓的走近那白衣女子,客气的问道∶〃姑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坐在这荒郊野外呀?快快回家吧(,那白一女子没有回答,继续常叹了一口气∶〃唉(福寿伯见那女子没反应,不禁有点恼怒续言道∶〃姑娘!就算你不想回家,也请你让一条路让我爷俩过去吧(,那长发白衣女子仍然一动也不动的坐在原地,这回福寿伯可真火了,福寿伯怒道∶〃这方圆十数里有谁不认识我福寿伯,你一个小女子天黑了还不回家,还在这寻老朽的开心,我倒要看你是哪户人家的女孩,这么没家教(,说完就将头伸到那女子的前面,那白衣女子很技巧的避开了福寿伯的视线,将头转到右边去了,福寿伯不死心又将头伸到右边去想一探究竟,可是无论福寿伯如何变换方向,那名女子却永远背对著福寿伯,这回福寿伯可真气炸了,再也耐不住性子也顾不了什么男女之防,心想∶〃管你是人还是鬼,老朽定今个儿一定要看个清楚(。 

想完就一把抓住那女子双手,此时福寿伯感到一股阴寒之气从那女子手中传了过来,福寿伯不禁打了个寒颤,口齿不断的互撞发出咯咯的声音,心想∶〃这么邪门?〃,福寿伯猛然将头由下往上瞧,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三魂七魄可全搬家了,只见那白衣女子的一袭长发底下竟然没有任何脸孔,整个脸部位置只是一个黑窟窿,更可怕的的是从这黑窟窿中传出那令人窒息的叹息声...〃唉(,这时银妹大声尖叫的说∶〃伯伯!那人没有脸啊(。 

福寿伯双手一松,两腿一软,〃咚(一声跪倒在地上,而这名无脸女子就在叹息声中飘向密林深处,福寿伯好一阵子后才在银妹的催促声中回过神来,连忙带著银妹飞奔回家,一路上跌了好朗跤。 

回到家后的福寿伯大病一场,家人都认为此门婚事不吉祥,决定把银妹送回去。 

话说,大日本帝国殖民地皇历昭和5年,还记得福寿伯在大正年间撞鬼一事吗? 

病愈后的福寿伯仍然〃铁齿〃一如往昔,时间匆匆很快的迈入昭和年间。一天早上,福寿伯路过村子口,远远瞧见一群三姑六婆在那里叽叽咕咕,福寿伯心想∶〃这群女人又在东家长,西家短了。”,等福寿伯走近时,三姑六婆中为首的仙桃婶高声的说∶〃福寿伯呀!出事搂(,福寿伯莫名其妙的问道∶〃出了什么事?〃,仙桃婶说∶〃我们村子外的那口公埤闹水鬼呀!最近在那里洗衣服的大婶们十个个碰到过大家吓得都不敢再去那洗衣服洗菜了,我们只好换地方洗,不过小孩不懂事,万一在水埤玩被水鬼捉了去,那可不是闹著玩的,福寿伯您可要替我们想想办法才好呀(,仙桃婶如联珠炮般一口气说完,福寿伯不以为然的说∶〃别胡说了!这口埤打从我小时就有了,几十年来也没听说过有?鬼,你们几个不要吃饱没事干,造些谣言吓唬别人。”仙桃婶说∶〃我才没有乱讲呢!不相信你问其他人(于是众家姐妹们你一言我一语,绘声绘影的描述遇见水鬼的经过,虽然大伙的遭遇都差不多,但是经过一番加油添醋后,好像那口水塘就是酆都鬼域,地狱入门一般,好不吓人。福寿伯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别鬼扯了,今晚我就到那埤旁过一夜,看看是否真像你们讲的那样,到时要是没事,我可不准你们再散布谣言〃,仙桃婶惊恐道∶〃你可千万别去呀!这水鬼可是来找替身的,虽然你这把老骨头不值钱,但也犯不著白白送命呀C,福寿伯懒得跟她们鬼扯,转身就走,可是还听到那群三八婆小声的说∶〃哼!装什么英雄,听说几年前在榕树崎他还撞见女鬼呢(,”就是嘛!听说还吓得屁滚尿流的(,接著就是一阵阵的嘻笑声。福寿伯气得胀红著脸,心想∶〃气死我了!这群死三八还把我那陈年糗事记得这清楚,今晚非得一雪前耻不可(。 

是日傍晚,天还没黑福寿伯就来到这村外的水塘边,这水塘是全村灌溉之用的公埤,四周长满人高般的五节芒,几棵蕃石榴树错落在水塘边,平常除了妇女们来此洗衣洗菜,或假日小孩来钓鱼戏水外,很少有人会来。 

福寿伯找了棵较高的蕃石榴树爬了上去,打开带来的包袱,里面装有电石灯一具,蚊香、点心、老酒一瓶、老花眼镜一附、薄被单一条,还有木剑一支,准备K水鬼用的,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寒风开始冷冽的吹著,福寿伯裹著薄被单,啃著点心,喝著老酒,目不转睛的钉著埤面看,心想∶〃连个鬼影子也没有,明早回去看那些三八婆怎么说。”福寿伯想到明天回村子里受到英雄是的欢迎,越想越得意,不禁哼著大日本帝国海军进行曲。突然之间,水面溅起一阵水花,打断了福寿伯的歌声,福寿伯连忙戴起老花眼镜,握紧木剑,心想∶〃不要自己吓自己,那可能是条大鱼吧(。 

此时水花越激越高,声音越来越大,慢慢的从水面升起一个人影,越升越高,越升越高,这人除了脚踝还在水底外,全身已离开水面,水滴不断从此人头发、长袍上滴落在水面,福寿伯看了心中一惊,心想∶〃果然来了!先别开灯以免打草惊蛇,看他要耍什么花样〃,福寿伯借著晦暗的月光,眯著眼睛想瞧来人的正面。 

就在此时,那怪物发出一声尖啸,水面又冒出几个头来,同样是长发长袍一样的装扮,福寿伯吃了一惊,心想∶〃天呀!这么多个,老汉今晚要吃大亏了(只见那几个怪物,不断在水面游走,发出令人恐惧的啸声,而村中的狗而也发出呜呜的〃吹狗螺〃,相互的应和,教人不寒而栗,福寿伯再也镇静不了了,全身不住发抖,一个不小心,把电石灯踢到树下,〃碰〃的一声,摔的粉碎。 

这群怪物听到响声,立即停止动作,不约而同的转向福寿伯方向来,福寿伯一看可不得了了,心想∶〃苦哉!看样子老汉今晚劫数难逃,谁教我爱逞英雄,完了!完了(,这群怪物慢慢朝蕃石榴树逼近,这时福寿伯才看清楚它们的长像,一头杂乱的长发不断的滴著水珠,一张被水浸泡到肿账变形的脸孔,一袭破烂不堪的长衫,及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 

当这群水鬼聚集到福寿伯躲藏的芭乐树下时,福寿伯在树上可是吓的〃哀爸哭母〃的,身体抖得连芭乐树也颤动不已,众水鬼觉得奇怪一起抬头一看,正好瞧见身果被单,右手握住木刀,左手拿住酒瓶,戴著老花眼镜不住颤抖的福寿伯,此时福寿伯再也忍不住了两腿一软,〃咻〃的一声掉落树下,不偏不倚的砸中这群水鬼,福寿伯双眼一闭心想∶〃吾命休矣(,只听到〃碰〃一声,接下去则是令人闻之肝胆具裂的惨叫声,各位看倌大老爷,您一定认为可怜的福寿伯被水鬼们五马分尸,撕裂分食了吧!很抱歉!这会您猜错了。 

这惨绝人圜的惨叫声,不是福寿伯发出的,而是众水鬼惊惶失措所发出的,众水鬼作梦也没想到天上会掉下这么一个怪物,吓得水鬼们狼奔豕突,恨不得多长几支鬼脚,在一阵尖叫声中,水鬼逃逸无终,只留下一脸错愕的福寿伯躺在地上。 

村中传来阵阵的鸡鸣声,东方翻起了鱼肚白,福寿伯这才回神过来,拾起包袱一步一步走回村中,村民早就守候在村子口,大伙正在婉惜一个老好人就这么惨死时,福寿伯一拐一拐的走回村中,村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会儿,大家才热烈欢迎福寿伯的归来,大家不断称赞福寿伯有如桃太郎般的勇敢,更好奇昨晚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福寿伯眉飞色舞的形容自己,如何英勇的对抗水鬼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