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月圆之夜,她来了。看到时,你千万不要和她说话,否则……

车开得飞快,路上几次差点撞车,还好,都化险为夷。

六点,七点……十点,十一点,十一点五十五,到了楼下,我要飞快跑上去,否则就来不及了。阿强和阿惠要陪我一起上去,我拒绝了,我不能祸及别人。

爬到五楼,刚好十一点五十九,还来得及,我抹了一下冷汗。十二点一到,她准时出现了。

她嘿嘿冷笑:“你今晚找不到的话明年今晚就是你的忌日。”

我解释说要去地府里找,并问了她男人和孩子的生辰八字,然后记在一张纸上,放在胸口。这是陈师父教的,若是碰到了他们,胸口的纸条会发光。我把表带在手上,这是便于看时间。

我坐在地上,对她说:“你能不能帮看着我的肉体?”

“没问题,但你要是耍我,鸡叫之前还没看到他们,我一定让你尸骨无存。”其实,她哪知道,假如找不到,不用等鸡叫,三点半以后我就回不来了。我心理暗暗苦笑。

我定了定神,划燃火柴把第一道符烧了(只能用火柴的),然后闭着眼睛。

符一烧完,我好象掉入无底深渊,感觉到一直在往下掉,风声“忽忽”地响着。过了好久,我才感觉着地。耳边有个小男孩的声音:“姐姐,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睁眼一看,前面站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白白胖胖,很是可爱。“你是谁呀?”我吃惊地问。

“我就是明明啊,你一个人下地府很危险,爷爷叫我来帮你呢。”明明天真地笑了,圆圆的脸上两个小小的酒窝。

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孩,根本无法将他和我在陈师父家看到的“鬼仔”联系到一起,我没那么恐惧了。抬头望望四周,除了有淡淡的烟雾围绕之外,并没有太大特别。难道,这就是地府?还是赶紧找“人”吧。我拉着明明四处寻找,奇怪,走得一点都不吃力,简直有点象在飘。

我们只能这样盲目地到处到,直到纸条发光为止。四周很多影子都在急匆匆往前走。还有几个看到我,想走过来,幸好有明明在,它们看到明明,转身就走了。

“你知道吗?他们都赶着投胎呢。这些都是有怨气的,只是因为他们的魂魄在人间逗留的时间太长了,硬被阴官逼着投胎去了。刚才过来的那几个可能是因为嗅到你身上有不同于他们的味道,想过来,不过没事,我在这,他们不敢过来的。”明明在我身边轻声说。

“明明,我愿你下次投胎做人一定健健康康,长命白岁。”

 “我……”明明低下头不说话了,我看出了他脸上有一丝忧郁。怎么了?不过我没问。

看看表,两点四十多了。时间过得很快,而我还根本找不到他们。

“怎么办?”我焦急地问。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可能在前边。”

 三点钟了。三点十分,三点十二分。快没时间了,而我胸前的纸条,依然没有一丝亮光。

“姐姐,要不,我们回去吧,否则,你会永远留在这里了。”明明也着急了。

忽然,我看到前面有一个很大很圆的发光点。我指着问明明:“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哦,那是轮回门,从那里进去后就投胎了。”明明解释到。

“那我们过去看看吧。”我拉着明明跑了过去,反正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了,不如再看看。

奇了,往那边走,我的纸开始发出一种金黄的亮光。越靠近越亮。我看见前面有个男“人”拎了个小孩,正准备往光圈里走。也许就是他们,我心里想。“燕菲!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情急之下就叫出这名字了。果然,他们停住脚步,我再叫一声他们转过身来。我跑过去问:“认识燕菲吗?”

他们点点头。“她是我爱人。”“她是我妈妈。”

我一口气说了下去:“知道吗?她一直在人间寻找你们。她吃了好多苦,其实她并不想杀你们,她非常爱你们,因为救不了你们她割腕自杀了。她心里有怨气,想知道为什么你要骗她,她想得到你们的原谅,只因她的过失,害死了你们。所以还没有投胎,每天都要要尝受割腕的痛苦。”

我说得乱七八糟,可他们似乎听懂了。那男人说:“可怜的小菲,她并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恨她。那天我回去,其实是想告诉她,我离婚了,马上可以和她结婚。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可是……都怪我骗了她那么久,没有实现我的承诺。我们也一直在找她,可一直没找到,这么多年了,我们被迫要投胎了。”

“你们能陪我回去见见她吗?”我急切地问。

“我们也想回去,可是不能,假如这次再不投胎,我们就会魂飞魄散了。”

“那我回去怎么办?她不会相信我的话,会杀了我的。”如果魂魄会流眼泪的话,我早就泪流成河了。

“那好办,你把这个拿去。”他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并从脖子上解下一条项链,“这是我买来准备向她求婚用的,可惜,来不及了这条是她送给我的项链。我每天想她的时候就会吻一次项链,她拿着闭着眼睛就能感受我的吻。时间快到了,你告诉小菲,早点投胎,我们在人间等她。”话音落下,他们已经进入轮回门。

“姐姐快走! ”明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看看时间,只有五分钟就三点半了,得快点。我把东西收好,就地坐下,烧化了第二道符。

我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家里。刚好三点半,慢一秒都没命了。

“人呢?给我找来了吗?”她在旁边厉声问。

“找到了,但是没带回来。”

“骗我?那你去死。”手已伸过来。

“等等。”明明挡在我前面。

“哦,原来你带了帮手。你以为一个小鬼就能奈我何吗?太小看我了。”她哈哈一笑。

“姐姐,把东西给她。”经明明这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把东西拿出来递给了她。

她浑身一抖:“是从哪拿来的?你真见到了他们?他们说什么了?为什么不见我?”

“ 这戒指是他买的,本来中秋那天他是准备告诉你他离了婚了,并要向你求婚的。他一直爱你,他们都不怪你。因为今晚是他们投胎的最后期限,所以不能回来了,否则就魂飞魄散。他们还要我告诉你,他们在人间等你早日投胎。”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她捂着脸,喃喃自语,身影渐渐淡去。

我叹了口气。这么多年的爱恨,恩怨只是由于互相的误会。开始起来轰轰烈烈,结束时却这么平平淡淡……看来事情应该告一段落了。

我转头找明明,咦,不见了。“明明,在哪啊?”我大叫。

“姐姐,我该走了,该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了。”空气中传来明明的声音。

“你要去投胎了吗?”

“不,姐姐。我本来就没有魂,鬼仔都是只有魄的。爷爷燃烧我的魄,凝聚我的精气帮你找他们。现在我完成了任务,精气散了,魄也自然就散了。所以,我不能投胎,我会消失在空气里,没有感觉,没有气味。姐姐,永别了……”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明明! ”我望向空气呜咽着。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让我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孩,可现在,他为了帮我,却永远消失了,甚至做不成鬼。我想,是我害了他。

阳光明媚,又是一个艳阳天。前天和客户谈成一笔八千多万的生意,我有1%的提成,昨天,又刚被提升为业务主管。我要好好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