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项来到实验室的时候看见家明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什么东西. 

他走了过了. 

家明,看什么呢?” 

“哎,你来看你来看。”家明拉拉小项的衣角。小项顺着他的手指方向,只见地上黑压压的一片蠕动着。 

“是蚂蚁?”小项惊讶的道,“实验室里怎么会有蚂蚁呢?” 

“所以我也奇怪埃”家明站起身来,“我都看了一早上了。”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吧! ”小项笑道,“蚂蚁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快把它们弄掉,小心主任来了要骂的。” 

“弄掉干什么啊?”家明戴上实验手套,“又不是我叫蚂蚁来的。” 

“哎呀```你呀你。”小项没有继续理会,开始完成手边的任务。 

主任在很晚的时候才走进实验室,他满意的看着两个手下在忙碌着这个很重要的项目,这要这个项目完成,他就可以升到国家科研所,不用呆在这个下属研究所了。他浏览着实验的进程,突然看见地上有黑压压的一片东西。 

“小项,小项! ”他高声呼道。 

“主任,怎么了?”小项笑着答应着。 

“这地上的是怎么回事?” 

“哦,是蚂蚁。主任。”家明接口。 

“蚂蚁?”主任走近一看。地上蠕动的一大片果然是蚂蚁,他皱起眉头,“怎么回事?实验室里怎么有蚂蚁?还不快点弄干净! ”说完,用脚狠狠的在蚂蚁群中间踩了一脚。顿时有序的蚂蚁乱了群,开始疯狂的涌动开来。主任忙叫到,“快点拿东西来弄啊! ” 

家明还没有做声,只见小项不知道从哪拿来了一瓶消毒水,狠命的在蚂蚁群上喷了几喷。

不一会啊,一大群蚂蚁就在药水中挣扎着死掉了。主任满意的点点头,笑着拍拍小项的肩膀。 

第二天上班不久,两个个警察来了实验室。家明和小项很诧异,警察问他们:“最近你们主任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 

“没有,”家明回答,小项在一边点头。 

“警察同志!究竟怎么了?”小项急切的问。 

“是这样,胡进喜今天早上发现死在自己家里的床上,我们初步认定是谋杀。” 

“啊?”他们倒抽一口冷气,面面相觑。 

“希望你们可以提供有利的线索。” 

“那主任是怎么死的?”小项问。 

两个警察对望了一下。 

“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他的外表没有任何伤痕,但是死前的表情很痛苦,就象中了毒一样,但是又没有中毒的迹象。我们还要等法医解剖了尸体后才可以确定。好了,假如你们有什么线索的话,请给我们打电话。”警察收拾好东西向他们告别。 

今天实验室的气氛非常凝重,两人都不做声默默的做自己手上的事。 

“家明?”小项开口。 

“恩?” 

“你说主任是怎么死的?” 

“警察不是说要等法医有结果后才知道。” 

小项说:“主任这个人平时满嚣张的,你说会不会是别人害死了他。” 

家明看了他一眼,“你还是不要乱猜的好,小心警察找上你。” 

小项不做声了。 

晚上两个人都留下来加班完成项目,由于主任的猝死。他们晚上做事都有点疑神疑鬼,两个人都没有做什么就早早的都回了休息室准备睡觉。 

半夜三更家明正睡的熟的时候,突然听见隔壁小项的休息室里传来他的惊呼声。他飞快的起身冲进隔壁,只见小项手舞足蹈的拍着身上的什么东西,他打开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小项满身都爬着黑压压的蚂蚁,而地上床上都是蚂蚁,密密麻麻说不出的恐怖和恶

心。 

“家明!家明快快帮帮我。”家明连忙冲到实验室里找昨天早上小项用过的药水。当他拿到药水冲回来的时候,见小项拿着手机打电话。 

“救命啊!快来啊!我要被蚂蚁杀死了,是蚂蚁,是蚂蚁来报仇了。”这时的小项身上已经满是蚂蚁,家明冲过去,拿起药水喷向他身上。小项已经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刚刚打电话的手机也丢在了一边。 

家明目瞪口呆着看着眼前惊奇的一幕,小项已经完全被蚂蚁包住,奄奄一息。家明想上前把他拉起来,却发现蚂蚁开始向他爬过来,他大惊,连忙跑了出去,只留下小项一个人在那个满是蚂蚁的房间里哀号。 

警察来的时候小项已经断了气,他们只是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景象。一屋子黑压压的蚂蚁开始往窗外爬去地上的小项脸已经扭曲,张大着嘴,嘴里,鼻子里,耳朵里还有蚂蚁在往外爬。一边的家明已经吓到说不出话来,只是叫到,蚂蚁,蚂蚁,好多的蚂蚁。警察忙把他送到医院,医生检查说是受惊过度。 

家明出院的时候那两个警察又来找了他。 

“你同事那个案子和你们主任一样,都是因为被蚂蚁进入体内咬伤内脏而死。目前还不知道蚂蚁为什么要攻击他们,我们对你同事临死的时候说的蚂蚁报仇会继续调查。但是鉴于你的两个同事都在这样的事故中死亡,希望你可以小心点,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对你采取保护。” 

“好,谢谢你。”家明显的还是有点无精打采,显然还没有从那样的事件中回过神。 

警察走后,他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什么蚂蚁报仇,哼,他那天无意中发现一种药水能吸引蚂蚁和引起它们的攻击性,他只不过在那两个笨蛋的饮水和身上放了点药水,就这么容易解决了他们,这个项目成果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有了这个成果

他以后是前途无量了。 

家明带着胜利的微笑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