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记得好像是十岁时候,还在高雄市读幼稚园的大班,下午一时半我大哥和二哥带我去学校。



学校是放学後的时候发生,大哥和二哥跑去和陌生男生一起玩篮球,丢下我一人。



我觉得很无聊想出去看就乱走,我跑学校後面的厕所近上楼抬头发现旧公园,我心裹很兴奋跑跑终於到公园,暗处中没人玩只有我一人玩,玩得过时间很久,



冷气吹来~~



可是我感觉背脊好冷,天气明明太热,我觉得感觉不对,我放弃玩想回去就下楼想找大哥和二哥,我跑到学校前面篮球场等大哥和二哥玩完,大哥发现我就走来我面前来问我。



「小妹,奶不玩吗?」大哥问。



「哥,我不玩,我想回家9我拉扯大哥的衣领袖口。

「为什麽?」



「我刚找到公园,可是好冷~~9我皱起眉回答。



「嗯,公园在哪里?」大哥好奇问。



「不要~~我要回去9我大喊叫道用力摇拉扯大哥的衣领袖口。

「好好好...等我玩完就回去,奶忍忍!乖~~9大哥摸摸我的头。



「哥,好9我一脸可怜地嘟嘟嘴点头。



大哥就跑去和男孩一起打篮球。



我只好忍耐蹲在篮球场的地上用手指划圆圆转转,抬起上转回头看到上楼的旧公园,我感觉不好,我别看就低头划圆圆...



等大哥和二哥终於玩完,我马上冲向大哥的下身抱住手臂,想急回家。



我和两位哥哥一起回到家,我吃完饭就洗澡完再睡觉,很迷糊不知不觉就快进入做怪梦,我原本是梦家里,我走下廊楼梯想找,没想到看到了景影像是.....

竟然看到在公园,我看到一个男人,他长得清净又高大,好像有一股力量拉拉我,我无法停止脚步走,我想喊声,发现没办法喊叫,终於来他面前,没想到他变脸,他变成两个头一身,双眼闪烁起一团红色火焰,身体是血红色,我觉得他好像地狱罗刹,我吓了抖抖就想逃跑,发现没办法跑就不动,我拚命死跑跑想挣脱他。



可是他好像笑我,我感到脚升起上一阵阴凉气...



「哈哈哈哈.....」突然阴笑声音来了。



「怪物滚滚~!!不要~~放开我!啊~~~!!9我发疯大喊尖声叫。



「醒醒~~!9



我惊醒了就跳上床,我浑身出冷汗好多,发现是早上,转头看到爸妈看我好像担心我。



「奶没有事吗?」老妈问。



「没事~9我摇头笑著。



「奶没有事就好,奶是不是梦恶梦?」老爸拍拍我的头。



我不语无言就点头。





下午我才不敢去学校後面的公园,到晚上时候又发生了~~又梦相同的怪梦~~~~



我发现自己一个人竟在学校後面公园,我感觉怕了就跑走了,没想到我又遇到红鬼,我心里想倒楣又怎麽遇到了~~~!鸣鸣~~!



我就无力跑跑,我生气地转回头对红鬼说∶「你怎麽干麽找我!你滚~~~!哼9



「嘻嘻哈哈...!」红鬼双眼闪烁起一团红色火焰瞪著我。



我感受到凉意就怕了,马上转身想逃躲红鬼,没想到红鬼抓紧我的脚,我吓了一脸青白了大声喊叫∶「不要~~放开我~~~9



我拚命想甩脱了红鬼抓紧我,「不要~!!救救我~~~!!!」



「嘻嘻哈哈哈哈哈...!」红鬼发出一阵阴森森的笑声。



天呀!太好可怕!不行!我快点逃跑!



我尖声大叫∶「不~~!矮~~~~!!9



有光芒出现了,我看到了就赶紧踢开红鬼,红鬼放开我,我冲跑跑到光芒....



「醒醒~!9



老妈摇摇我的身,我起来醒了就呼一口气,好险~!



原来是恶梦~!



老妈觉得好奇怪!马上问我,我把学校後面旧公园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老妈。



老妈听了就惊讶马上告诉老爸,老爸妈马上带我去花莲庙宇拜拜平安,我才知道公园是以前男人被人杀死了,就再没人敢去。



全家人都马上搬家去台北,我再来没有梦就平安...



听说学校後面的公园拆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