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无聊,前几天在163网站里制定了一个同城约会,响应的人很多,也许有很多人也正和我一样在无聊着吧。

通过几次电话聊天,选了一个感觉上比较风趣的男人,准备赴约了。

约会地点定在一个我常去的酒吧。常常有烦恼或者寂寞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跑去喝闷酒。这里的服务生我差不多都熟悉了。找这样一个地方其实也有我自己的打算,谁知道没见过面的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要万一他对我不安好心有些熟人在他也不敢怎么样。

天正下着雨。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台风,所以不到九点钟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连辆的士都难找。不过,幸好我住的地方离酒吧没有多远,于是走路去了。

横穿一条街道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一辆东风货车。可能是开得太快,也可能雨太大了,看不清路面,就这样,车祸发生了,我被撞倒在地上。

看到撞倒人,司机开车逃之夭夭。

迷迷糊糊中,我爬起来,动动胳膊腿,咦,还好,都还在,全身似乎也没感觉到哪儿疼,真是谢天谢地了,要不有我受的。“这个该死的司机,真希望等一下他见鬼。”我捡起伞诅咒道。可是经刚才的一撞衣服都湿了,就这样去见他,太狼狈了吧。

犹豫之中,电话响了,他打的。

“等你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到,出什么事了吗?”他的声音很焦急。

“没事,我刚才被雨淋湿了,样子很狼狈,有点不好意思。”胡扯,就刚才能耽误几分钟,我出门的时候还提前了十分钟呢。可是,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为9:35分,唉,真过这么久了吗?

因为台风的原因吧,酒吧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我正准备和那些服务生打招呼,他们却象没看见我一样,真是势利眼,衣服湿了就不认识我了吗?

他坐在一个角落里,可能因为我全身湿透的原因吧,一眼就认了出来,过来招呼我。

坐了下来,才细细打量他。长得不错,1。78米左右的个子,很有些男人味。不过看他的年龄应该是结了婚的吧。

“你要喝点什么?”他问到。

“随便吧。”

“那就啤酒。服务生,来四扎啤酒。”

服务生把酒拿了过来,却只拿了一个酒杯。

他生气了:“你是怎么做服务生的,没见我们两个人吗?一个酒杯叫我们怎么喝酒?再去拿一个过来,顺便把色盅拿过来。”

服务生把酒杯和色盅拿了过来,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我感觉怪怪的,这酒吧有点不对劲,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我们喝酒,玩色盅。起初,他还挺老实。两扎酒下肚后,他就开始有点不规矩了。唉,早知道这样的约会难碰到什么真正的好人了。 

借着酒劲,他抓住我的手:“你的手怎么象冰块一样,好冷。”冰凉的手把他吓了一跳。

我笑了笑,想把手缩回来。

他把我的手贴在他的脸上,嘴里喷着酒气:“你知道吗?从我刚才看到你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你的手好冷,脸色好苍白,一定没人疼你,我会疼你的。今晚去我家好吗?我老婆出差了。”

真的是已经结了婚,只是想出来寻找一夜情而已。我强忍着恶心。

近距离看着他脖子上突突跳动着的动脉,我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冲动:咬断他的脖子,他那新鲜的血液肯定很香很甜。

努力控制住这种荒唐的想法,我陪着他喝下了最后两扎酒。还好,他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雨停了。他不由分说把我拉上他的车,非要我去他家。

经过我刚才走过的那条街,在我刚才被车撞倒的地方围了一大群人,好象还有交警。

难道又有谁这么倒霉被车撞了?我心里暗暗想,决定下去看看。他停下车,叫我在外面等着,别进去,要是真是被车撞死了的人样子肯定很恐怖,怕我看了做噩梦。他自己挤进了人群。

我站在车旁等他。

他出来的时候眼神定定的看着我,然后瘫坐在地上,那张好看的脸扭曲得变了形。

“怎么了,很恐怖吗?”我问。

他闭着眼睛大叫:“鬼呀,别过来,你快点走开。”

“干吗要我走呢?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你家的吗?”我对着他笑。

明亮的路灯下我找不到自己的影子。被雨水打湿的长发一绺绺黏在我苍白而毫无血色的脸上。

我一步步朝他走去……